保山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大千

发布时间:2019-06-25 07:50:49 编辑:笔名

童飞此来大雍,除了叶紫兰师徒外,还有三位长老随同,丹宗许元灵,符宗柳尚冲,炼器宗云白鹤。★⊿有意思书院www.hei hei 66 .com◎一行九人跟着墨子凯来到了岐山见墨家巨子墨雨。很快来到了岐山下。岐山山不高,但是山却大。秦川之山多是如此,山体巨大,一山之中多有深谷沟壑,其岭蜿蜒绵延。太白有诗,人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用来形容这里的山景,却极为贴切。“从此往后就是墨家祖殿……”墨子凯一路指引,童飞等人拾级而上,蜿蜒的山道直通山谷。云雾之中,只见桃李盛开,片片缤纷,溪流潺潺,走在山道上,众人皆有种世外桃源的感叹。上了半山,来到一处石碑前,方才止步。只见那石碑上刻“圣人山谷,俗客止步。”山道正对,乃是一片山崖,崖上古木参天,桃花满树,左右皆千丈溪涧。正怀疑无路,那几树古桃轰然而开,露出一片灵气氤氲的谷口。迎面出来两个黑衣剑士,傲然面对诸人。看其修为不是很高,不过丹道,但是身上透出的杀伐之气却远胜一般修士。看起来这是常年修炼杀气所致。“莫非这就是墨家死士?”叶紫兰显然比其他人要博闻。墨子凯点点头道:“这是巨子门徒。”说完不敢有所怠慢上前施礼。一位剑士上来朗声问道:“可是灵虚宗来客?”墨子凯头点头回答“正是应巨子所邀前来,多谢师兄引路。”那黑衣剑士态度冷漠,而且有些倨傲,淡淡说道:“巨子有命,请客人自行上山,你随我先去禀报。”“这……”墨子凯有些迟疑起来,不过终点头说了一声遵命。这态度或许在墨子凯还能忍受,可是灵虚宗的人却受不了了。况且这一次,除了童飞叶紫兰之外,还有炼器宗丹宗符宗的长老随同。更有范家姐妹慕锦儿等三代弟子。好歹这个脸面让人抹不开。童飞没有开口,早有人开口冷喝了:“怎么回事,让人请咱们来,不迎接也罢了,还让我们自己上山,这就是圣人门下的待客之道?”黑衣人当即脸色一沉,冲着范灵喝道:“大胆,此乃巨子号令,谁敢质疑!圣人之道岂是尔等能够品评。”“巨子号令关我们灵虚宗鸟事,请人来当有个待客之道,我看恐怕是山野村老冒充圣人之名吧!”那黑衣剑士顿时脸色一变,有种剑拔弩张的架势。眼看两厢要闹僵的样子。叶紫兰虽然喝止了范灵等人,但也不禁微微皱皱眉。说实话,这场面的确有些气人,毕竟这身后跟着的还有符宗炼器宗和丹宗的长老。代表着灵虚宗的脸面。墨子凯夹在中间有些为难的样子,只好求援的看着童飞。童飞山上前一步,对那两个剑士和墨子凯淡淡说道:“既然是巨子的安排,我们客随主便!墨兄你且去吧。”墨子凯只好随着那两个黑衣剑士去了。不过长老们对于童飞好脾气似乎有些不悦。“童师弟,你看这巨子是不是不太欢迎咱们呢?”白云鹤从盘说道。“是啊,这巨子架子也太大了,这不是下咱们面子嘛?好歹我们也是灵虚宗……”“哼,这什么巨子,不见也罢了!咱们这就回去好了!”其他几位长老也跟着说开了。不过童飞却似有所思虑,没有发怒也没有发愁,云淡风轻。叶紫兰对于童飞已经有些了解,上来问道:“师弟,你有何计较?”童飞冲着那山谷,淡淡冷笑一声道:“我等都是灵虚各宗长老,出来就代表着灵虚宗的脸面,既然来了,岂能后退,传扬出去,说我们连山谷也不敢进,那丢的可是我们宗门的脸。“可是这样便宜他们,不是让人小瞧了我等吗?”许元灵有些不忿的说道。童飞摇摇头道:“我看这件事似乎并非如此,而是巨子有意考教我等呢!”大家一听,都深以为然。白云鹤头先一步道:“考教,那就让他们瞧瞧。我倒要看看这岐山有啥了不得,就让我来引路好了……”说着便要自告奉勇来带路。童飞未知可否,凝视前方山谷,眉头微微一皱吗,突然叫住了白云鹤:“慢着,我看前方山谷,暗有灵潮涌动,似有特殊阵法,千万不可掉以轻心……”“阵法?”童飞的话让白云鹤为之一愣,大家一起朝着谷口看去,果然山谷之中灵气涌动,在谷口处形成了一个灵气甬道,谷口内外如阴阳割绝,泾渭分明。柳尚冲柳尚冲却不以为然沉声冷哼道:“什么法阵?我符宗本就精于阵法。区区法阵,我看不过是障人眼目而已,岂能难得住我灵虚宗,童长老,就让我先来,你们随后掠阵!”听他这么一说,白云鹤也多了几分信心:“好,若说阵法,我炼器宗自问不输于外道。算上我一个,咱们一起开道,就算龙潭虎穴也走的!”童飞沉吟了一下,而后缓缓点头道:“如此也好,有二位长老在前,胜算就多了几分。那我和叶师姐就殿后,不过这墨家乃是圣人后裔,两位千万小心!”“童长老,放心吧。”白云鹤和柳尚冲联袂快步进入山谷,身形倏然消失。童飞,叶紫兰还有许元灵在后,也不敢怠慢,匆匆嘱咐大家几句,紧跟着走入了谷口。身形一晃进入谷口,眼前景象倏然一变,只见到处树影绰绰,落英纷飞,脚下杂草比人还高。除了慕锦儿和鲁青紧跟童飞身边,其他人皆不在眼前。童飞暗暗道了声不好,立在原地不敢贸进,只在原地搜索。童飞转了转手中的扳指,感应了一下,发现大家彼此相隔不远。叶紫兰等人皆身怀传灵佩饰,这是灵虚宗子弟相互传讯所用。如今借此刚好可以确定彼此的位置。童飞放开灵目,查看阵法内灵气动向,发现这法阵虽然灵气浓郁,但是阵法却比较粗浅。不过是简单的阴阳迷阵。很快发现了生门阵眼所在。当即童飞发出讯号:“大家小心,这是迷阵!借助草木山石之势,内含五行之变,紫气在东,正是阵眼所在,大家听我号令,一起朝东方进十步……”说完,童飞一声令下“进!”顿时朝东速遁。落地之处,果然豁然开朗,却见一处山潭,灵气鼓鼓而出,成一道气柱直上山顶。激起云气漩涡,向四周辐射。这是法阵的枢纽,只要云气不断,阵法不断。看似简单,其实若不能区别阵眼,则必然迷于阵中,无法脱身。但是如今却被童飞的灵眼术,一眼看破阵眼,没有了难度。随着童飞之后,大家先后集结在此。立在山潭之侧,众人对眼前的景象啧啧称奇。“原来这是天然气穴,难怪山谷灵气如此浓郁。”柳尚冲淡淡笑道:“哈哈,我当是什么阵法,不过如此简单而已。让我破其阵眼!”说着祭出一张灵符,照着那山潭飞去,随后念动法诀大喝一声:“封!”顿时灵符已经化作了金光大盖,从上至下,如泰山压顶,将那气穴压入山潭。童飞眉头微微一皱,心里感觉这阵法破的有些太过简单。但是看到柳尚冲的灵符已经封住气穴,顿时不好开口。山潭气穴如高速行进的马车,瞬间止步,发出咔咔的云气爆裂之音,不过很快,随着气柱消失,周围滚滚气浪随之戛然而止。半边山谷的云雾悄然淡去。大有破阵之相。看到此景,大家皆发出一声赞叹。童飞暗暗心道:“难道真这么简?”正想着,金光云盖突然消融,山潭也跟着消失。原地凭空出现了一闪紫气大门,就此轰然洞开!看到这情景,童飞大叫一声“不好,速退!”众人皆为之一愣,却见浓浓黄色云气已经如潮滚滚而来。现场除了符宗长老柳尚冲之外,其他人皆退到了童飞身后。唯独柳尚冲,没来得及逃避,被那黄色云气裹住,身形一闪而失。“柳长老!”众人皆发出一声惨呼。但是却已经无法施救。童飞面色一冷,一点眉心,飞出一个八角圆盘,正是定星阵盘,如巨大盾牌挡在了面前。张目厉喝一声:“吸!”滚滚气浪皆化作了飞瀑冲入星盘之中。星盘吸收了云气后,发出炫目的光芒。下一刻,紫色大门渐渐封闭,云气消失,此地再次化作了古木桃林和茫茫野草。而柳尚冲已然不见。“柳长老!”所有人皆为之痛惜。更有欲大骂墨家凶残伤人。童飞摇头道:“我想柳尚冲的安危应该没事,估计已经被传送到别处!”童飞如此说,大家顿时心安了一些。正此时,空中传来一声朗笑:“童长老,你已经输了局,您放心,你的同门暂时没有性命之忧。老夫等你破阵来见!”这声音虽然听起来有些嘲弄,但是却没有杀伐之气。众人听了,当即明白童飞所言不错,果真是墨巨子设下了局。“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已经破阵了啊!”炼器宗长老白云鹤有些不甘而愤懑。童飞脸色阴沉,叹息一声道:“是我疏忽了,这气穴乃是天然而生,非一般符法能够封印。如果我猜测不错,这乃是传说中的先天一气阵。”“先天一气阵?”众人脸色微微一变:“这是什么阵法?”在场大家一时都不知这阵法由来,人人面如凝霜。叶紫兰面色紧张的问道:“师弟你确认这是先天一气阵?你可有破阵之法?”童飞缓缓摇头,转而反问道:“师姐,你莫非认识此阵。”大家都知道叶紫兰乃灵虚二代弟子中素有博闻之名。于是纷纷投去期待目光。叶紫兰沉吟道:“我也没有见过先天一气阵,只是听说过。若师弟真确认此阵,我倒可以说说。传说上古奇阵之中为强大的当属先天混沌阵,混沌之说无极中生,无极中灭,神鬼莫测。当然混沌阵神仙也头大。除了混沌之外,强大的当属先天一气阵。道经中介绍此阵又叫元极阵,因含一元之变,故而得名。凡十二万三千六百之数,局中有局,变化无端。据说此阵阵眼先天所生,源源不绝,很难封印,而且一旦破局失败,必然阵中衍阵,几乎无有解法!”“无解?这怎么办?”众人一听,纷纷变色。童飞冷冷的言道:“我不信,天下没有无解之局!”神色中带着几分的桀骜和不屈。童飞心中也有计较,眼前这个阵法虽然有些复杂莫测,但是比起北斗七星来,却在气势上弱了太多。而且这局中变局,他遇到也不是次。只要自己星盘在手,自信天下阵法无惧。当然重要的是他忽然生出几分好斗之气来。不愿意让墨巨子小看自己。“多说无益,此阵看来已经变局,我们只有再战下去。”“师弟,你说怎么办,我们听你安排!”在场柳尚冲都被卷了,其他几位自信阵法造诣远远不如,此刻除了认输之外,只有听童飞安排了。童飞凝立当场,让大家聚集到一起,以免受迷阵所扰。而后放开灵眼术,查看四周寻思破阵之法。“有了!”须臾之后,童飞一拍脑门,长身而起道:“此变局,无非阴阳三奇之变,法天法地,天法在上,地法在下,人法居中,及万法之变,不离其宗。此阵动一发而牵全局,所以不可分散破之,必须要内守如一,以不变应万变。”白云鹤等人听了,恍然若有所悟。但是三代弟子中如慕锦儿和鲁青等人,缺少阵法修习的,更加茫然不知所云。不过童飞说起来头头是道,众人多半浑沦吞枣,不知如何应付。“童飞,还是你说怎么弄吧。”叶紫兰还是聪慧,打断了众人的疑问,一言蔽之。童飞一点虚空,依然抛出了星盘,不过此刻不再当做盾牌用,而是平平的飞出,化作了巨大的飞毯。此地毯共八个角,内中隐藏一个巨大的圆球,圆球青黑两色,如同两条鱼儿在相斗,不断的催动八角飞毯缓缓盘旋。“上!”童飞分身而起,带头落入飞毯中央,站在了青黑圆球之上。其他人也紧随其后。到了飞毯之上,众人发现这里俨然成为一个小小世界,放眼看去东南西北四面八法,平整的伸展开去,足有数十丈见方。在飞毯的边缘,悬空出现八个金光神位,只是其下只有宝座,没有神灵。“等下我们各占一方…….”童飞一一作了分工。大家纷纷朝着四面八法飞出,八人正好各据一方神位。众人落定,童飞冲着正中遥遥一指:“黑龙君何在!”顿时那青黑圆球之中,一道长长的黑影盘旋而起,顿时化作了模糊的人形傲立当空。。此为何人?正是当日困于初生符界的角木之魂是也。童飞又指一道金色的身影飞入飞毯正中,瞬间化作了金鳞飞龙,与那黑龙相互追逐。童飞又一点眉心,大喝一声“元魄显!”转眼一个五色光球滚滚而出,内有一头三头巨鸟,周身火焰熊熊,朝着那青黑圆球处飞去。黑龙金龙看到这光球,发出声声龙吟,上下追逐,短时金光四溢。整个飞毯充满了无穷的灵力。身在神座上的众人仿佛得到了神赐的力量,恍惚之中,仿佛都拥有了法天法地的力量。…….飞毯经过童飞如此安排,已经浑然一体,仿佛化作了一个独立的世界。这个世界中,所有的一切皆为童飞主宰。不用细说,这就是符界的力量。“先天一气阵,哼,看看我的混元一气厉害,还是你的先天一气厉害,咱们就斗上一斗!”下一刻童飞念动真诀,平地风起!化作了一团龙卷,卷吸着四周的云气。只见那青黑圆球之上五色光球轰然爆开,如同破茧而出,一头烈火巨鸟震翅高飞,张开大嘴,将那龙卷吞入……一时间山谷之中云气顿时为之混乱,所有的一切皆被风卷带上了飞毯,终被那巨鸟吞噬。而随后飞毯愈来愈额大,几乎覆盖了整片山谷。金色的烈火鸟,从金色化作了暗金色,从暗金色变成紫金色,直到完全变成了绚丽的绛紫,鲜艳欲滴。“这是什么法术!”山谷中响起了一阵沉闷而匪夷所思的声音。“长老神人也,某家服了,请收神功!”随后有人高声喊道。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童飞却没有马上收功,此刻他跟其他几位一样,被巨大的灵力冲入身体,正在体悟这来自不易的机缘!“完了完了,祖师啊,墨雨该死,无法守住您的先天一气图!”在山谷深处大殿,一个黑袍坐在蒲团上。脸色铁青的喃喃自语,一副无奈肉疼的样子。“好在我的那些宝贝不再此谷中。”半个时辰后,童飞落身在桃李山谷,漫山遍野的桃李树如今枝叶凋零,满地落英,放眼看齐,原本的桃李美景,如今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耳边却传来几声按耐不住的惊喜声:“师傅,我突破晋级了!”“师傅,我也突破了!”…….不用细看,这是范家姐妹和宋萦儿还有慕锦儿鲁青分别向叶紫兰和童飞报告此战战果。“童长老,童师弟,多谢!多谢!”此话却来自炼器宗、丹宗的长老还有师姐叶紫兰。童飞这一战可是法泽一门,不分老幼,八人参战人人得到好处,修为低的连晋数级,修为高的虽然没有晋级,但是至少顶的上数十年之修。而童飞的好处却自不必说,不但完全炼化了先天一气阵,而且夺得其中蕴藏的先天之元,借此充实元魄。就在收功的一瞬,元魄所化的火焰鸟终于化作了人形,具有三头六臂金身,宛如天神再世。当然只是显化了一瞬,即可消失。“哈哈,诸位,不要谢我,应该谢谢墨巨子慷慨!”童飞朗声笑答。于是乎山谷中响起一片:“多谢巨子盛宴招待!”那大殿中的老者,老脸如铁,脸上的肌肉跳了几条,终长叹了一声,勉强挤出一声:“诸位同道,不必客气。”而在大殿一角,盘坐的柳尚冲不知所谓,不过看到了老者的神色,不禁要笑但终还是忍住。在大殿下跪坐的墨子凯,早已经惶恐不已。其他人等皆低头跪拜,不敢出一声。当然一人除外,此人乃是一个清丽女子,年纪不大。但是却大咧咧的冲着那黑脸老者肆无忌惮的笑道:“阿爹,我说了吧,这个童飞不简单的,你不信,活该你吃亏!”老者却冲那女子冷冷哼了一声“哼,老夫从不做亏门买卖,等着瞧!”此话声音很低,但是大殿上的人却听得清楚。老者说完忽然朗声大笑,长身而起,朗声道:“开中门,迎贵客!”声如洪钟,响彻大殿,传袭整个山谷!【多日家中事忙,无法静心写文,所以更新停了几日,实在对不住大家。特在此致歉!】

湖南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吕梁牛皮癣医院哪好
新疆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

上一篇:逆天剑命

下一篇:暴走小萝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