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门第书香

发布时间:2019-06-26 00:43:57 编辑:笔名

阿雅学校的五年级教室里,程琴香认真得向小学生们讲解着基本的乐理知识。www.tcjyw.com (都市言情)章舒桦坐在教室一排,盯着台上的程琴香,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教室外,像浇水似的瓢泼大雨不停在下着,自上次程琴香和章舒桦外出时便开始连绵的大雨,已经持续了快一周了,不像有要停歇的架势。突然间,伴奏着雨水浇下的频率,程琴香放在教室一排的书包开始有规律的震动。章舒桦伸手进去摸了下,是他的手机,来电显示是“二妹”。是他的家人有急事找他吗?章舒桦来不及多想,径自接了起来。“大哥,我打你好多次电话了,怎么都不接呢?”程书香在那头问着。“喂,你好,您是找程老师吗?他现在正在上课呢,”章舒桦赶忙帮忙解释着,“下课后,我让他回给您好吗?”“呃……”程书香犹豫了一下,“他不是去旅游的吗?怎么还在上课呢?”章舒桦只能一五一十得把来龙去脉向程书香做了个交待。程书香忍不住得笑着,“好,我知道了,谢谢你。那等他下课后,让他给我回个电话吧。”挂了电话,章舒桦默默愣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己唐突得帮程琴香接了家里的电话,会不会让他生气。电话那头的程书香也默默愣了一会儿,但是与章舒桦不同的是,程书香此刻内心尽是喜悦,不管怎么说大哥离婚这么几年后,还是次能有女孩儿跟她走这么近。只是,这个女孩儿,是两个月前她在大哥学校里“偶遇”的那个吗?“不好了,气象局发来紧急通知,说是我们这一地区可能将有泥石流发生,让我们赶紧疏散学生,各回各家。”当章舒桦发着呆时,阿雅从教室后门溜进来,大声对着她说。泥石流?对于在长江中下游出生、长大的章舒桦来说,这是个极为陌生的概念。“那,那现在该怎么办呢?”章舒桦满脸迷茫。“我去跟程老师说一下,近路的学生就让现在赶紧回家,远路的这两天就暂时留在我这里吧。”阿雅边说着,边跑向讲台,先是跟程琴香耳语了几句,然后把刚才的决定向班里做了宣布。一个小时后,在几人的分头行动下,学校里的学生顺利疏散完毕,除了五、六个家住得特别远的。“得通知一下这几个孩子的家长,不然他们会着急的。”阿雅提醒着,可是,一看手机,竟然一点信号也没有。“你把这几个孩子家的电话抄给我,我去镇里用固定电话打吧。这几天手机都没有信号,估计是通讯站被大风大雨搞垮了。”章舒桦猜测着。“这么大的雨,还是让男人们去吧。”阿雅看着窗外,有些担心的样子。“没事儿,这里到镇里也就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再说,程老师和你的扎西好像送几个一年级的小孩回家了,得一会儿才能回来呢。”章舒桦从门后拿出雨伞,又换上了雨衣、雨鞋,准备出发。“那好吧。你小心点,如果雨实在太大,你就赶紧回来,你的安全也很重要。”阿雅吩咐着。章舒桦连声答应着,快速跑了出去。下午五点钟,程琴香冒着大雨跑了回来,浑身都湿透了。听说章舒桦自己一个人去了镇里,他一下子有点担心。“她走了多久了?”他问向阿雅。“得有快一个小时了,一会儿就该回来了吧。”阿雅琢磨着。程琴香虽是点头应着,可却一直忍不住得往大门口的方向张望。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看到章舒桦的身影。程琴香终于站起身来,准备往镇上的方向迎过去,说不定还能碰到她。可是,还没等他走出门,只见一个个头高高的五年级学生跑了过来,“不好了,程老师,小石头不见了!”“怎么会呢?他刚才不还在的嘛。”听到这个消息,阿雅和程琴香都着急了起来。小石头是今年刚入学的一年级学生,应该是从来没在外留宿过,所以刚才一直吵着闹着要回家。阿雅好不容易把他说服了今晚先住在这里,明天一早送他回去。可现在,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他……他该不会是自己跑回家了吧?”程琴香说出了这个可怕、也是大家都在担心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完了……从这里到他家,要翻过大山头,那里可是泥石流的频发地。”阿雅皱着眉头,不知如何是好。“他家里具体在什么方向?我先往那边找找去,说不定能找到他。”程琴香建议着。“不行,那里真的很危险,再说,我们也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回家了……我看,要不报警吧,这样还能寻求点儿帮助……”阿雅劝阻着他。“可这大雨天儿的,报了警估计也没人会理我们吧……”正在大家踌躇着不知如何是好时,只听见门口传来连着一串的大叫声,“小石头!小石头回来了!”程琴香和阿雅连忙跑了出去。确实,不仅小石头回来了,背着小石头的章舒桦也一起回来了。程琴香脸上立刻挂上了笑容,可他这笑容还没来得及完全绽放出来时,只见眼前的章舒桦无力得放下小石头后,竟然猛然得向地上倒了下去,而被她背着的小石头,浑身上下也沾满了献血。“舒桦……舒桦……你怎么了?”程琴香连声大叫,扑向她。“小石头,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快,快告诉老师!”阿雅问向旁边的小石头。见这情形,小石头禁不住得张口大哭了起来。阿雅好不容易把他安抚好之后才知道,原来刚才小石头在岔路口遇到了章舒桦,章舒桦要带他回来,他哭着闹着不愿意。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石块从山上掉了下来,章舒桦为保护小石头,挡在了小石头前面。程琴香用力抱起不省人事的章舒桦,把她轻轻放到床上,仔细检查着。确实,她背上有一条长长的被石头砸裂了的伤痕,再加上一路上又是这么吃力得背着一个孩子,鲜血不停得往外奔涌着。“给,急救箱,先看看能不能止血!”阿雅奔了过来,用卫生棉球帮章舒桦擦拭着伤口。可是,这急救箱平常处理一下小孩子身上划伤的小伤口还可以,用在受了重伤的章舒桦身上,忙了半天却似乎一点作用也没有。程琴香伸出手去,摸了下章舒桦的额头,已经烫得不成样子了。大出血加高热,如果不及时抢救的话,有可能……程琴香不敢再往下想去,他站起身来,问着阿雅,“现在离这里近的医院,是在镇上吧?”“我们镇上的充其量只是个诊所,要找大一点的医院,得到隔壁镇上……”程琴香点了点头,他去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一条大大的浴巾,包在章舒桦身上。“你这是要干什么?”阿雅问道。“阿雅,你在这里看好孩子们,把大门锁牢,一个也别让跑了。”程琴香背起章舒桦,“我得带她到医院去……”“可,可程老师,小石头刚才说山上已经有石块掉下来了,那可是泥石流要来的信号啊。你们现在出去,搞不好两个人都……”程琴香淡定得一笑,“舒桦是个好姑娘,能跟她死在一起,是我的荣幸。”阿雅怔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还没等她再有所争辩,程琴香已经让孩子们帮忙把雨衣罩在了章舒桦的身上。“好,让扎西跟你们一起去!”阿雅终于做出了决定。

四川治疗白癜风哪家专科医院好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山西医院治白癜风

上一篇:明贼

下一篇:俏佳人在都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