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神门第七百七十一章暴走吧十丈天神

发布时间:2020-01-21 00:40:59 编辑:笔名

神门 第七百七十一章 暴走吧,十丈天神

第一次,大长老英禹的心里有一种极端不好的感觉,因为,按照常理而言,现在的方正直更应该趁机逃走。

可事实就是,方正直不但没有跑,而且,还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甚至还落在了他的面前,距离仅仅一步。

这可以说是给了他和六长老一个近距离偷袭的绝好机会,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方正直下来的一瞬间,他并没有马上出手,甚至于,他不单没有出手,脚步还无意间的往后退出一半步。

虽然,仅仅只是半步……

但是,却也绝对能说明大长老英禹此刻的心情。

因为,方正直下来的速度太快了!

快得让大长老英禹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从落下来,再到出现在他的面前,整个看起来就如同瞬移,可是,他知道那不是瞬移,而是一种如同瞬移一般快到极致的速度。

“怎么可能这么快?!”大长老英禹的额头落下一滴冷汗。

不单是他,与他站在一起的六长老此刻也是身体僵硬,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的方正直,脚步更是连续后退了两步才堪堪站住。

而当六长老的目光看到方正直脚底下踩出来的两道裂痕时,神情更是巨变,嘴唇都有些颤抖,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是,却始终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我记得,在你们把我丢进中洲鼎的时候,我就曾经说过,如果我不死,那么,你们就要死!”方正直似乎根本没有担心过大长老英禹和六长老会对他偷袭,只是静静的站立在两人的面前,不动分毫。

但是,当方正直就这样站站在的时候,特别是在孤身一人面对十名圣境强者,以及几百九鼎山弟子的时候,这种气势就如同一把出了鞘的利剑一般,带着一种绝对目光一切的强烈霸气。

“想要我们死?!你先去死吧!”六长老终于忍不住了,即使,他已经感受到了方正直身上那恐怖的气息,可是,作为阴阳殿的六长老,他如何能够让一个最多刚刚踏入圣境的人给吓倒。

更何况,在他的身边还有着九鼎山的大长老英禹,以及四名九鼎山长老和几百名九鼎山的弟子。

方正直现在到镀有多强?

他不知道!

可是,他却非常肯定,就算方正直现在真的很强,难道,一个方正直还真的能强得过一个九鼎山?

六长老出手了,在声音落下的同时,他的手上也出现了一把刻画着几道火焰云纹,剑身上还缠绕着紫色雷电的长剑。

剑出!

雷声轰鸣,电光闪烁。

从出剑,再到剑尖到达方正直的咽喉,这中间的过程几乎就是一个眨眼前的功夫,因为,两个人离得太近了,近得根本就逃不开一剑的距离。

这一剑并不算偷袭……

但是,却可以算得上是趁人不备。

而站在六长老面前的方正直则是依旧静立,或者说现在的方正直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般,静静的站立在原地,望着那刺向自己咽喉的一剑。

“成功了吗?”六长老有些意外,但是,意外之余嘴角却扬起一抹森冷,因为,他知道这是方正直过于自大造成的后果,如果不是方正直太过于自信,他根本就无法将一剑的速度提升到这种程度。

尖锐的剑啸声响起,仿佛朝阳下一抹索命的幽魂,只不过,这声剑啸却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因为,在长剑刺到方正直咽喉不足两指的时候,长剑也停了下来,而让长剑停下来的,是一只手掌。

一只抓在剑刃上的手掌。

“慢,真慢。”方正直摇了摇头,单手握在剑刃上,撇了撇嘴,神情间看起来似乎有些遗憾。

“慢?!哼,方正直,你在找死!”六长老望着抓在剑刃上的手掌,原本森冷的笑容也变得越发的阴冷。

一声轻喝,剑刃之上,火焰升起,而与火焰一同升起的还有一道道紫色的雷光,那些雷光完全缠在了方正直的手掌上。

“噼啪!”一声爆响。

犹如雷电炸开。

而接下来,六长老嘴角的冷笑也越来越盛,右手更是猛的用力一抽,因为,按照正常情况而言,方正直的手掌被雷火一起灼伤,自然也不可能握剑,而且,雷电的最大好处是可以麻痹身体。

方正直的手掌握雷,那么,身体自然会有着短暂的无法动弹。

这是一个机会!

而且,还是一个可以一击绝杀方正直的机会!

那么六长老当然不可能放过,只是,当他在使足全力试图抽剑的时候,却发现握着剑的那只手掌依旧如同铁锢一样锢在长剑的剑刃之上。

“嗯?!”六长老心里下意识的一惊,然后,一抹强烈的危机感也在他的心里升起,这是一种久经战场的老辣经验。

即使,现在的他明明就占据着主动,可是,在手中剑未抽出来的瞬间,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马上退开!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在他抽剑的同时,一声“咔嚓”的声音也在他的耳边响起。

这是剑断的声音!

而在剑断的一瞬间,那把被折断的剑刃便已经朝着他刺了过来,握在剑刃上的依旧还是那只手掌。

“不!这不可能!”六长老无法置信,他是以雷火之道入的圣,那么,他的最强之道自然也就是雷火之道。

从来没有一次,他的雷火之道会弱成现在这样,完全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甚至连让对方停滞一下都做不到。

可事实就是……

剑刃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而且,因为两个人距离太近的原因,他同样无法第一时间闪开,原因很简单,太近了,近得不足一剑之距。

“噗刺!”剑刃入肉,刺入到了他的胸口。

只是,让六长老有些意外的是,这一柄断掉的剑刃却并没有刺入他的左胸,而是刺在了他的右边胸口上。

“在阴阳殿的时候,你刺了我右胸一剑,这一剑,算是回赠。”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六长老的耳边响起,很近,近得都可以感觉到吐出来的气息。

“什么?!”六长老的身体猛的一僵,他自然知道刚才那一剑他根本无法抵挡,但是,他想不到的是,竟然是方正直故意的。

大敌当前!

迎面站立的是十名圣境强者,还有几百名九鼎山的弟子,在这种情况下,方正直考虑的竟然是回赠他一剑。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污辱!

或者说,一个人要傲慢到什么样的程度,才敢将一个长老级的圣境强者,如此肆无忌惮的玩弄于手掌心中?

屈辱,愤怒。

六长老的眼中,两团紫色的雷火升腾而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银白色的光芒也划过了他的眼角,那是一抹从侧面袭过来的银色光芒,就如同黑夜中落下的流星一样。

很快!

没有太多尖锐的声音响起,这是一击偷袭,但是,在这道银光中却带着一种足以撕裂空间般的森冷气势。

六长老都不用去看,也知道这是大长老英禹出手了。

在方正直一剑插入他右边胸口的时候,自然也给足了大长老英禹一个绝对占据优势的偷袭时机。

“死吧!”六长老当然不会再退,他知道这种时候他必须要拖住方正直,将方正直死死的缠住。

所以,在声音落下的时候,他的身体也涌出无数道紫色雷火,每一道雷火都如同张开的手掌一样,朝着四周缠去。

“咔!”一声轻响。

六长老的眼睛顿时一亮,因为,他知道方正直已经被他的雷火之道给缠住了,那么,剩下的自然就是死!

可就在这个时候,令六长老再次震惊的一幕也再次出现了。

因为,那道从侧面袭过来的银白色光芒竟然到了他的面前,那种感觉,就仿佛是这一击打偏了一样。

打偏了?!

有什么事情是比两个人正在生死合作时,一个人却突然一击打偏了更令人震颤和不甘心的事呢?

六长老不甘心,他真的是不甘心。

因为,他已经抓住了方正直,那么,正常而言,方正直就应该要死了,可是,他想不到的是,连着他自己,同样要死。

“哟,这是打偏了吗?”就在六长老心里几近绝望的时候,那个淡淡的声音却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

然后,他就看到一只手抓住了那道已经到了他眼前的银白色光芒,那种感觉如同抓着一个玩具一般。

“怎么回事?方正直他……他救了我?!”六长老无法置信,但是,事实就是方正直真的把袭向他的那道银白色的光芒抓住了。

震憾,不可思议。

而就在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也看到了一张嘴角勾起了抹笑容的脸庞出现在他的眼前。

在那张脸上,他看到了一种轻松,或者说是一种源自于内心的强大自信。

再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困难,咽喉处似乎被一股强大到他无法抵抗的力量给扣住。

“喝啊!”一声暴喝。

整个空间仿佛都在这一刻完全崩塌,那是一种凌利到近乎于恐怖气势,就像无数把剑将周围的空间全部撕裂一样。

而与此同时,六长老也感觉扣住自己咽喉的那股力量正如同一座高山一样自上而下压了下来。

“轰隆!”一声巨响。

六长老的身体便猛的撞在了地上,这一刻,他有一种全身的骨头仿佛都被完全撞散的感觉,在他的身下,一道道裂口正在不断的龟裂开来。

剧烈的痛楚传来。

这样的一击,让他几近昏厥,但是,他依旧还是强行忍了下来,用尽全身剩余的气力,睁着那双有着微弱紫雷火焰的眼睛。

然后,恐怖的一幕就出现了。

在他的面前,已经再没有微笑的脸庞,只有着一个高足足有着十丈的巨大身影,那是一个如同实质般的黑色影子。

流动着金色云纹的厚重黑色铠甲覆盖在那个身影的身上,黑色的火焰在身影的身上熊熊的燃烧着。

两只闪烁着四色光芒的眼睛,正静静的盯在他的脸上。

这一刻……

六长老整个人如同雷击。

因为,在他看到这个巨大黑色身影的一瞬间,也同样看到了一道被弹开的身体,很显然,那正是一直站在他身侧的大长老英禹。

堂堂九鼎山的大长老英禹,实力达到圣境后期,只差一步便进到圣境巅峰的大长老英禹,竟然被直接弹开?!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观刺激,或者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体验。

“轰隆!”一声巨响,大长老英禹的身体便砸落在了地面,直接就在布下阵型的九鼎山弟子中间砸出一个深坑。

六长老的眼睛瞪圆了。

他不知道方正直到底施展了什么样的手段,也不知道方正直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可有一点他却知道,如眼前这种如同实质化的‘天神血脉’,他只在九鼎山的前任门主天行的身上看到过一次。

而那个时候天行在施展这种实质化的天神血脉的时候,那些黑色的铠甲只是覆盖在天行的身上而已,根本就没有眼前这般巨大如山。

“不用谢我,我就是想亲手杀你而已。”方正直的声音从巨大如山般的身体中响起,接着,他的目光也直接忽略掉了手掌下压着的六长老,闪烁着四色光芒的眼睛从上而下俯视着大长老英禹和几百名九鼎山弟子。

“大长老!”

“这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会比天门主的天神血脉还要更加高大!”

“这真的是刚入圣境吗?”

九鼎山的弟子们望着头顶上方,踩着巨石上面的那个居高临下的巨大身影,脸色已经完全变得一片苍白。

而就在这个时候,方正直也再次开口了:“大长老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刚才那一击,其实是想趁乱杀了这位阴阳殿的六长老吧?呵呵……不错的想法,这样一来,我今日若是死了,你们就可以把事情推到我的身上,同时,又间接除掉了一名阴阳殿的长老,而我若是逃了,自然有阴阳殿来为这位六长老报仇,你们九鼎山则可以休身养息,说起来还真的很完美,只不过,大长老是不是算漏了一点,如果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逃呢?”

(求月票,求订阅,求自动订阅,求多多的自动订阅!)

金水区总医院怎么样
平江县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赤峰最好的男科医院
石家庄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兰州公立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