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亲请牵起我的手第95章机会难得

发布时间:2020-01-21 06:07:57 编辑:笔名

亲,请牵起我的手 第95章 机会难得

袁浩拉着尤利出了校门,走到车子前。尤利有些尴尬的看着被袁浩牵着的手,挣脱出来:“那个,袁,袁先生,你这是要带我去哪?袁姗姗小姐还在后面呢,要不我们等等她。”

袁浩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中,被尤利的话从中拉回;“嗯,我给她打。”

袁浩拨通袁姗姗的:“到哪了?我们在校门口。”

此时的袁姗姗刚和宇轩通完话,约好见面的时间,接了:“哥哥,刚才我同学打找我,他让我陪他一起去上课,你知道的,哥哥,我转学过来没多久,有些课程有点跟不上,我想回学校和同学上课去。尤利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由你带她去处理伤口了。而且,哥哥,这可是你和尤利难得的单独相处的机会,我那么大个灯泡在那,会妨碍到你们的,机不可失哦,哥哥,加油。”

袁姗姗瞎编了理由,一口气说完,不等袁浩发话,就把挂断了,深呼一口气:“好险,还好有尤利在。”

袁浩看着已被袁姗姗挂断的,有些将信将疑。他这个刁蛮的妹妹什么个性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么爱学习了?把她接来N市后,她的确变化了不少,可她不爱读书的本性却没有多少变化。不过,想到她里的后半段话,再看看站在他身旁的尤利,原本漂漂亮亮的可人儿,此刻变成脸蛋又红又肿,还有深深五指印的猪头妹了,再不去处理,难保不毁容。那帮女人太可恶了,下手真狠,若不是看她们是女人的份上,他早就上前暴打她们一顿。好在今天姗姗出现及时,不然,依那帮女人的出手程度,尤利的脸更是惨不忍睹。

“你和姗姗的缘分不浅呢?”袁浩放回,伸手托起尤利的下巴,看着尤利嘴角的血迹,很心疼,蹙着眉头。

尤利顺势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袁浩:“???”一时间,不知道袁浩说的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和姗姗挺有缘分的,她救了你两次,不是吗?”袁浩解释着,继续托着尤利的下巴。

“是啊,袁姗姗小姐和袁先生救了我两次,真的很感激你们。不过,袁先生,你能松开你的手吗?”尤利很不习惯与人那么近距离的对视,还是一个男人,一个长相和气质都绝佳的男人,可是看着眼前的袁浩,尤利的脑中闪现的是另一个男人的脸,那个男人的五官比袁浩的还出众,那双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像个无底洞,对视上会触动人心最柔软的地方……尤利的思绪飘远。

袁浩的手指在尤利嘴角轻轻来回摩挲了一下,减轻了手上的力度:“怎么了?伤口很疼是吗?走,我带你去医院。”说着,拉开了车门,把尤利推进了副驾驶上,自己绕道车的另一边上了车。

尤利一时间还在晃神中,早就人神分离了。

袁浩上了车,坐在驾驶位上,看着一愣一愣的尤利,好半天不在状态,不知道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

袁浩好奇着,陡然间把身体倾斜到尤利面前,尤利的正面整好对着他的侧脸,温热的鼻息缓缓驶入袁浩的耳内,一阵钻心的瘙痒,袁浩全身麻酥,喉间不禁滚动起来。

尤利被突然的人气拉回了神,睁大双眼看着面前放大的侧脸。这是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尤利茫然不解:“袁先生,你……”尤利还是开口问道。

袁浩因为尤利不经意的气息,扰得走神中,听到尤利的声音,也似梦中惊醒,他下意识有问必答,转过头:“我……”

想说的话全部堵在了嘴里,他这一转头,自己的嘴唇与尤利的嘴唇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刚压下去的燥热感,这会儿直冲头顶,看着尤利粉嫩的红唇,微张着,好想亲下去。

尤利吓的睁圆了眼睛,袁浩放大的脸,越来越近,近到就快要和她亲上了,她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尤利紧张的脑子飞速旋转,脑中灵光一现,她按了座椅上的升降按钮:“袁,袁先生,谢谢你帮我系安全带。”尤利一边说着,身体随着座椅一边往后倒下。

袁浩干咳一声,恍然若失,有几分惋惜,又有几分尴尬,端正身姿,继续手上系安全带的动作:“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看你刚才在想事情,所以没打扰到你,你知道的,交警对是否系安全带管控非常严。”

“嗯,谢谢你。袁先生,系好了吗?我可以起来了吗?”尤利选择继续装模作样,刚才两人那么近的距离,谁知道他会不会亲她。虽然和他刚认识,他和袁姗姗帮了她不少,她很感激他们兄妹,可是这种感激还不至于让她对他以身相许。

“系好了,可以起来了。”袁浩眼神闪烁,手握方向盘,眼睛没有焦距,在刚才那一刻,他差一点就亲上去了,差一点就冒犯她了,若不是她反应迅速,及时制止,此刻他应该得罪她了吧。那么他和那些强行向她表白,强行要她接受的男人有什么分别呢?她会不会因此把他和那些人混为一谈?他在她心里的形象会不会大打折扣呢?如果真的这样,他不是得不偿失,他好不容易才能和她那么近距离的同处一个空间,能和她简单的说上几句话,就因为他的情不自禁毁于一旦了,这要怎么办呢?他需要向她解释吗?可是他要怎么解释?

袁浩一下多出十万个为什么,内心懊恼纠结着要怎么和尤利说他刚才的举动。

“谢谢。袁先生,能不能麻烦你把我送回家,我不想去医院。”尤利按了座椅按钮,身体徐徐上升,位置回归了原位。她完全不知道袁浩的心里所想,只为自己帮自己解了围心情放松很多,大脑也能正常运作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本来她是想自己走路回去的,可是她的脸现在这样,她的围巾也被刚才的那些女人踩脏在了地上,她没有可遮挡的东西,这副模样,走在大街上,会引来路人围观,她不想再让自己受到任何关注,她只想回到原来的安宁。

北京国仁医院
成医附院的电话是多少
广东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济南治疗阳痿医院
佛山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