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天涯小说天禧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46:08 编辑:笔名

娘被赶走那年,天禧不到三岁。  天禧想不明白,奶奶凭啥,竟将娘赶出家门。  天禧记得,娘的模样。慈善的眼。高高的额头。  天禧记得娘那天,和奶奶吵架。他吓得哇哇大哭。  天禧以后,没再见过娘。但是。天禧还不敢问。  开始,在那些见不着娘的日子里,晚上奶奶搂着天禧睡。  天禧想娘。  天禧不会其他表达。只会哭。夜里,哭声撕心裂肺。  奶奶和他说话。奶奶说,晚上,孩子不敢哭。哭能把狼招来。奶奶伸出指头。“嘘”一声。奶奶悄声对他说:“狼来了,在门外。就在大门外面,你听,狼在院子里呢,吧嗒吧嗒地走路”。  奶奶那样说。天禧就不哭了。  天禧大气不敢出。天禧竖起耳朵,听外面。他仿佛真听到了,有只狼,在他们家院子里,走路。蹄子很轻,很慢。吧嗒,吧嗒……在窗户下面,来回踱着步子,准备咬人。  天禧以后就愿意跟奶奶睡了。奶奶身高马大,在奶奶身边,感觉很安全,不用担心被狼咬。  再大些,天禧要跟爹睡。  爹叫石头。可是,天禧觉得,爹比泥还软。  天禧问爹,要娘。爹又告诉他,娘,被狼背走了。爹警告他,以后,别再问娘的事。再问,狼也会来,把你背走。  又是狼。天禧一身鸡皮疙瘩。天禧怕狼,村里的孩子没有一个不怕狼。  天禧对爹的话深信不疑。  从此以后,天禧没有再问过娘的事情。  日子,清清亮亮。或者,模模糊糊。所有的花朵、树木、庄稼、种子,或者,生命,在时光的缝隙里,静静流淌,绽放生长。春、夏、秋、冬,周而复始。  天禧就那样,长到了十八岁。  天禧健壮,魁梧。男人过了十八,就是大人。这是东赵庄约定俗成的东西。  可是没有人去给天禧提亲。天禧是个没娘的孩子,娘是被厉害的奶奶赶走的。几乎所有的家庭,都不愿将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家。  天禧并不渴望异性。但这样的歧视,让天禧感觉很丢人。  娘走到现在,天禧再没见过。天禧没娘的任何消息。  天禧长大了,不再怕拿狼来吓唬他。天禧觉得,自己已经有能力,过问娘和娘所有的一切了。  奶奶虽然很疼天禧。冬天,怕他冻着。夏天,怕他热着。奶奶对天禧,知冷知热。百依百顺。但是,奶奶始终是奶奶。奶奶,代替不了娘。  天禧不知道娘的死活。天禧连娘的名字,都不知道。  天禧下定决心,天禧要找到娘。天禧在村里,问了很多人。没人告诉他,娘的事情。村里人,有很多顾虑。  奶奶尽管已经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婆婆,但不仅在东赵庄,甚至在整个任庄大队,都威风八面,是出了名的厉害人物。村里人,都怕奶奶。怕见到奶奶。怕和奶奶说话。绕着奶奶走路。唯恐躲之不及。  没人想没事找事。引火烧身。  况且,村里人认为,将真相瞒着天禧,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么多年过去,天禧不知道他娘的事情,一家人不也相安无事,过得好好的吗?那就让真相永远沉埋。那样,天禧也许会开心一点。民风淳朴,村邻怀抱着这样善意,闪烁其词。  善意被善意包裹,善意就成了坚硬的壳。或者,墙,将天禧与真相,分开,切割。在两个世界,  所有人,不愿意旧事重提,怕节外生枝。担心,在秋天的原野上,弥漫、凝聚。  而村里人不了解天禧。天禧发誓。  得不到娘的消息,打听不到娘的下落,绝不会罢手。  天禧的坚决,让秀芹婶软了心。  秀芹婶,住在天禧家隔壁。秀芹婶看着天禧,从小一点点长大。天禧娘走后,秀芹婶为了天禧,掉过好多次泪。秀芹婶劝过天禧爹石头,让石头把天禧娘接回来。秀芹婶三天两头拿好吃的给天禧,秀芹婶每年给天禧缝棉袄棉裤。秀芹婶那天听到天喜娘和奶奶吵架,怕奶奶连她也打,没敢过去。  秀芹婶对天禧说,那天下着大雪,风很大。秀芹婶说,奶奶怀疑你娘偷吃了家里的花生仁。奶奶出言不逊,冲娘大骂“咋不把你撑死哩,不知道那些花生是明年的种子?”  “我没吃,没吃就是没吃”。娘竭力分辨。  “有娘生没娘养的逼货,鸡狗不如的蠢猪,那些花生仁长翅膀飞了?”  奶奶的声音越来越高,骂得越来越难听。  “我咋知道,家里恁多老鼠,咋就肯定是我吃了?”娘声嘶力竭,证明自己清白。  “烂货,猪逼,你敢跟我顶嘴?!”  奶奶不允许娘进行申辩。啪的一声,奶奶打了娘一耳光。  秀芹婶顿了顿,接着说。从没听你娘和奶奶拌过嘴。你爷死得早,家里大小事全由你奶说了算。你娘从嫁到你们家,就挨打受气。耳光响过之后,不再听到你娘说话。紧接着,就听到碰碰碰碰,接连不断的闷响。那是你娘被重东西捶打的声音。看起来那天奶奶准备把你娘往死处打。你奶奶边打边骂“  你这烂逼,滚吧,滚得远远的,俺家不要你了”。  时隔这么多年,秀芹婶仍然惊魂未定。  天禧听到这里就哭了。天禧说,我娘咋就不还手,连跑也不会。  秀芹婶惊愕地说,那时候,媳妇哪敢跟婆子还手。你爷活着的时候,你奶就和他打架。  你爷不忍心打她。每次你爷都被她打得鼻青脸肿。有次你叔跑过去拉架,头被你奶用石头砸了个血窟窿。打那时起,你们家再吵再打,没人敢去拉。  天禧啜泣。那我爹呢,眼睁睁看着俺娘被奶奶打。  秀芹婶不做声了。  秀芹婶停了一会,重重叹口气。你娘走,就因为这个。你爹啥事都听你奶奶的。他看着你娘被毒打,也不去阻拦。这事搁在我身上,我也会跑。你娘是彻底绝望了,就哭着跑了,谁也拦不住。走的时候,啥也没带,就那样走了。  天禧那天捂着被子哭了一个晚上。  天禧想着娘被棍子打在身体上的疼痛。心揪着,一阵一阵地疼。娘就是把半袋花生仁都吃完,也不至于那样被毒打,更不该被逐出门。如果娘吃了那些花生,就说明娘是饿得受不了了。何况娘,娘肯定是清白的,受了冤枉。要不然,娘咋敢和厉害成那样的奶奶顶嘴吵架。  天禧越想头就越疼,针扎一样。  他无可奈何,只能躲在黑暗的夜里,捂着被子哭。  天禧尽管哭声很小,还是被爹听到了。  爹在院子里,叫天禧的名字。爹叫了好多声,天禧都没答应。天禧对奶奶恨不起来,却恨爹。  爹推门进来。  爹点亮了油灯。问天禧咋了,是不是肚子疼。每次受委屈,爹只会问他是不是肚子疼。  因为爹自己有这个病。  若爹当初拦住奶奶,娘一定不会走。他就不会成没娘的孩子。天禧恨爹窝囊,天禧觉得爹是个软蛋。  天禧翻身坐起来,对爹兴师问罪。说,我娘到底是咋走的?  石头有点惊慌失措。他没想到儿子会突然问他这个问题。  石头望着天禧满脸的泪水。石头走过去坐在儿子身边,石头右手轻轻抚摸着儿子颤抖的肩膀。天禧掰开他的手,用力摔向远处。  石头看着儿子,靠墙蹲在地上。这是他无奈时的习惯。他遇到棘手的事情,就会靠墙蹲在地上,像双腿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  那年,石头已经快五十岁的人了,但他知道娘是说一不二的人。所以娘每次打自己老婆,他都不敢阻止。他是个孝子,他怕娘气坏身子。他只能把不满和苦水装进肚里,时间一长,就落下肚子疼的毛病。  石头默默地抽完一袋烟。  他对儿子说。娘打的是天喜娘,也是他的老婆。他的心里的疼痛不少于天禧。但他没有其他法子。  娘走后,没有回天禧姥姥家,而是住在里沟的一个山洞里。娘后来在南坡遇见过一次爹。娘停下来。她等着天禧爹能说句强硬的话。可石头呕到也没有说。娘就走了。从此再没见到过。  石头说,据说,你娘跑到南边的鲁山去了。你长大了,去找找你娘吧。  天禧在鲁山,找到了娘。  母子重逢。百感交集。  只是,娘又成了家。有了别的儿女。天禧的到来,让娘无所适从。娘告诉天禧,一切都过去了。结束了。  娘遇到了一个好心的男人。日子过得虽然困顿,但,平淡、温馨。  天禧知道,娘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娘心善,懂得感恩。  天禧在娘的新家,吃了一顿饭就走了。  此时,天禧才明白,他要找娘,其实,只是想知道娘还在不在人世,过得好不好?  天禧在从鲁山回汝阳的长途车上,认识了邻村一个姑娘。那个姑娘叫秋娥,去鲁山看望姨妈。  天禧和那个姑娘一见钟情。  天禧没上过学,但并不影响秋娥对他的好感。  秋娥初中毕业,聪明伶俐。  很快,天禧找媒人去秋娥家提亲。  秋娥娘私下派人到村里打听天禧的家境。秋娥娘得知天禧家里的情况后,坚决反对这门亲事。而秋娥轻轻松松就说服了娘。  天禧在鲁山回来的路上,就跟秋娥说过娘的事情。  秋娥轻轻一笑,事情发展成那样,不能光指责你奶奶强势。你娘和爹的懦弱,也是导致这场悲剧的主要原因。  天禧听秋娥这样一说,茅塞顿开。  秋娥说,我才不会像你娘那样忍气吞声呢。  秋娥和天禧很快就举办了婚礼。  天禧和秋娥很恩爱,两口子出入成双,夫唱妇随。  天禧爹石头和奶奶都很开心。  天禧奶奶说,以前感觉心里没着没落的,现在终于有指望了。天禧奶奶还神神秘秘地向在县城当中医的远方亲戚要了个秘方。奶奶盼望秋娥能给杨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可秋娥连生三个丫头,就是生不下带把的男孩。  天禧奶奶开始不乐意了。她开始像以前对待天喜娘那样,对秋娥横挑鼻子竖挑眼。秋娥明白奶奶为什么对他改变态度。  她哪能忍受奶奶这样的气?摩擦,让家里叮叮当当,火星飞溅。积怨发展到一定程度,必定爆发一场战争。奶奶虽然上了年纪,但仍然不服老。想拿出当年整治天喜娘那样的手段来,来惩罚秋娥。  但奶奶没有想到,外面的社会,新时代的婚姻家庭观念,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她的观念仍然停留在过去。  那天中午,当奶奶举起一根擀面杖想像当年敲打天禧娘那样准备敲打秋娥脑袋的时候,秋娥眼疾手快,窜上去一把夺下奶奶手中的擀面杖,重重地扔在地上。推搡过程中,由于用力过猛,奶奶摔倒在了地上。擀面杖弹起来,打在奶奶的脸颊上。奶奶捂住脸,大喊救命。奶奶希望天禧过来救她。天禧跑过来,看到这样的场面,竟然和秋娥站在一边。天禧呵斥着奶奶的不是。  天禧发完火,秋娥接着说,我不是俺婆子,让你当柿子,说捏就捏。秋娥又说,你不用找我的事,天禧不会向着你。  奶奶威风了一辈子,欺负了别人一辈子,哪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她的脸颊肿了起来。  但奶奶就是奶奶,只见她颤颤巍巍从地上爬起来,面无表情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那天晚上,天禧去给奶奶送的饭,天禧喊叫奶奶没反应。  天禧进屋一看,奶奶将两只土坯,拴在一根绳子的两头,放在脖子上,在床上上吊了。  天禧上前一摸,奶奶的尸体早就凉了。     共 388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病好
儿童羊角风饮食需要注意哪些

上一篇:春日逢雨

下一篇:闲时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