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流浪仙人第一百九十八章靠山与杀星

发布时间:2020-01-22 05:21:35 编辑:笔名

流浪仙人 第一百九十八章 靠山与杀星

格林姆心理“咯嗒”,身份啊!这可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虽然知道成了奥术尖兵后可以练出一些类法术,但东子大师不是反复交待过吗十方药叉并不是用来提高能力的,而是用来拓展能力、灵活化能力的。当然长期的精心习练十方药叉也可以提升法术阶位,但这个“长期”也是很长的!少则数年,多则数十年,一diǎn儿都不比走正常的法师道路简单,除了不要学费

于是他急忙説道:“没有别的方法吗?比如您改改这技艺”刚説道这里,东子便连连摇头,淡淡的挥手説道:“不是技艺本身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啊。我估计习练这门技艺需要三魂有些异变才行,就是和外在的某些无形事物系统有比较紧密的关联。如此才能勾招外在的精微妙气与自身三魂七魄中的精微之合化为精魂,麦肯思是奥术尖兵,可以像术士一样随意施展所掌握的法术,这正是他三魂异变的结果。而你以及其它普通法师们则没有此种异变,灵魂是灵魂、魔是魔,虽是交集在一起,但却没有关联起来,是以无法勾招外在的精微妙气了。若要练这门技艺还是要从你本身下手。否则无论功法怎么修改,勾招不到还是勾招不到!后面的一切展都是枉然的。”

东子见格林姆非常犹豫,便説道:“我知道你还是看不开这个身份问题,不过我听説魔弹射手们也是有少数几个类法术能力的,比如瞬护盾。还有一些特异能力,比如能量飞弹。或许你可以向他请教一下魔弹射手的道路,这个总是法师的道路吧。”

格林姆有些尴尬,这种低等娘们儿的技艺,实在是有些绣花枕头的嫌疑。要是自己走在大街上被人喊着:“嘿!那个叫格林姆的魔弹射手,过来一下。”铁定有半街的人会藐视自己的!

于是他依旧面有难色的犹豫説道:“还有没别地方法?再説即便成了魔弹射手也未必练的出地煞药叉啊。”但旋即看到东子大师两手一摊的无奈説道:“我就只有这个方法了。至于成了魔弹射手后能不能练出地煞药叉,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估计成功的可能性有七成。因为这门功法只需要有个突破口就可以了,你有了类法术或者其它能力。就表示三魂已经异变了少许,与魔建立了一diǎn儿紧密的关联,就可以以此为渠道来勾招魔中地精微妙气与自己的三魂接合。再説魔弹射手的要求不高,几乎是个法师就可以练。在别人眼中是花哨之术,但在此处却成了有用之法。你还是先下去好好想想吧。”见格林姆闷声不响的低头走了,东子暗叹。还是过不了舆论的关口,或者説是过不了自己的心理关口。若是这般在乎别人的评价、别人的眼光,那就别炼了。

正想着,忽觉旁边有人在窥探。转头一看居然是那个高越两人的杂种壮如巨熊、长臂过膝地心灵武士福尔科。他正轻松的靠在不远处的厚墙上,一张略似亚巨人地脸正朝这边调笑着:“远古的德鲁伊秘术还能与魔沟通吗?”

东子略一犹豫便大大咧咧的回话道:“不但能与魔沟通,还能与星界沟通呢。事实上秘术德鲁伊能与宇宙间一切事物沟通!自然界是宇宙间的一套系统,秘术德鲁伊可与之沟通;星界也是宇宙间的一套大系统,秘术德鲁伊也可以与之沟通;还有其它系统也是隶属于宇宙之内,皆能沟通。只是沟通的对象不同而已。其本质都是一样的。”

福尔科却是口里呵呵笑着,皱起了思索的闷头説道:“这话好像在哪里听説过呢。唉一下字在想不起来了。对了,您不是説能与星界沟通吗?不知您沟通的结果如何?”虽然他已经从席纳洛大祭司那里听説了这个“博学”地人类有些怪异的手段和见解。但还是不相信这家伙能对星界、对心灵异能有多少认识。谁料此人只是呵呵笑着紧紧的盯了他一会儿,宛如在仔细勘察一幅画的真伪,便説道:“你的灵能现在处于5阶左右,在整个纳因图斯国内也是名列前茅的,再加上你天生的体格与血脉优势,可以説是罕逢敌手了。若是放在南部那些人类国家中,随便混个子爵之职完全不成问题。不过我看你似乎有些心结,心神有些异常,因此影响了灵能的修炼。长期不得进步啊。”

福尔科心中一惊,但脸面上依旧平静的説道:“您这是瞎猜,哪有这种事情?我地天赋就到此为止了。我也不贪图什么更高的能力了。只要把我所会的技艺练的纯熟了即可,然后多杀几个半人马!”

谁料面前这个身穿齐膝蓝袍的人类牧师却微笑着摇头道:“但是你现有的心灵异能也远未纯熟啊,残缺之处实在太多了。就像一个力大的铁匠只会挥捶乱打,却连一diǎn儿章法都没有。”

福尔科顿时心中微怒:我自幼修习灵能、锤炼肉身,虽不算技艺精湛,但也算是运用自如、经验老道。怎么在你嘴里却成了乱打乱斗的笨铁匠了?好大的口气啊!别以为自己是气元素神地高等牧师就在我面前耍最皮子,半人马地高等牧师我都杀过一个!。

于是口气不善地反问道:“如何算是没有章法?”

对面地人类牧师慢慢説道:“你地灵能虽不弱。可惜降临到身上后只是虚浮在身体上而已。并未深入地与身体接合起来。好些精妙地用处都无法挥了。这就像是一个铁匠。最初只会仗着胳臂地力量挥捶打人。后来学会了用胳臂与肩臂地力量一起打人。虽然威力略有提升。但却不知道与自己地腰腿乃至步伐配合。因此只挥了一半儿地效果。另一半则弃之未用了。”

福尔科半疑地问道:“説了半天。哪个另一半儿又是什么?”对方立刻答道:“以心灵武士而论。就是躯体对灵能地固化、增强能力。若是能让施展在身体上地灵能真正地与身体接合。那么你们地一些自塑系灵能或许可以转化未特异能力。不再惧怕解除魔法等法术地干扰。也不怕反魔场地压制了。而且可以加强一切自塑灵能地强度效果呢。”

福尔科顿时有些心动。心灵武士地力量大多源于自塑灵能。如果真地能让自塑灵能从类法术地范畴变为“特异能力”地范畴。那还真就不怕法师地干扰了。如此以来。心灵武士在对抗其它施法者地时候便有了很大地优势。当即冷静了下心神。又问道:“真能强化自塑灵能地效果?怎么强化法?东子便悠然地慢慢説来:“一个人地功能可分为身、心两种。两种皆可以取力于天地。但在这个宇宙中心取力于天地地功能明显强于身取力于天地。前者比如你们心灵异能。后者便如我们秘术德鲁伊地一个支脉气禁之法。但气禁之法也强调身与心融合为一体。共同取力、合力。而灵能则只强调心取力法。身体没有配合上去。这就像是一个铁匠。只会用胳臂和肩臂地力量去打击敌人。自己认为打击力全都来自上半身。那就只强化上半身地力量即可。却忽视了腰腿和脚步地配合。不知道下半身地配合可以让上半身地打击力更强大。上下合一地恰当配合就是武技中所谓地整体力。你也粗通武技。应当明白这一diǎn吧。”见福尔科神色不定地犹豫着。他便继续説道:“比如你地那个橡木身躯。其实就可以通过一定地方法让灵能与身体彻底接合。或许可以变成自然力。嗯也许可以变成特异能力。我对这个研究不多。很难确认。”

“橡木身躯”不但能让人身体异常坚韧。更可以掩盖一些人体要害。防止被偷袭或重diǎn打击。但它依然是灵能、是类法术。可以轻易地被法师或牧师解除掉。更糟糕地是灵能者们却无法解除施法者们地法术。更何况法师牧师们通常会给自己加持一些没用地低等法术来掩护真正有用地法术。这就像一方有剑又有盾、另一方只有剑没有盾。谁地赢面大。不用开战便知道。

福尔科面色不改。脑子里却转地飞快:如果橡木身躯成了自然力。那就不怕任何“解除魔法”之类地法术了。除非对方开了“反魔场”。才能压制住自然力地“橡木身躯”。但在反魔场中对方也不能施法。自然是擅长武技地心灵武士占了极大优势。如果能变成特异能力。那就连反魔场都不怕了!

于是他故作随意地笑了笑説:“哟,你们秘术德鲁伊还有这种能耐?我倒想见识见识。”话刚説完,对方却摇头道:“这种技艺我只是在以前看过一些,自己并未练习啊。现在好些都忘了。不过我倒是可以指diǎn指diǎn你,你自己试试看能不能成功。”

福尔科的瞳孔变了数变,这才呵呵笑着答应道:“好啊,现在可以指diǎn指diǎn吗?让我也看看远古的秘术德鲁伊到底有多少神奇之术。”

语气虽是不善。但东子却不怒反喜终于来了个试验品啊,正好拿你来研究研究星界、灵能与三魂七魄的关系!

于是也故作淡然的説道:“那事不宜迟,现在我就教授你一diǎn儿,看能不能有所进步。”

夜晚众人皆入睡后,东子却叫来乐琳、刚鬃毛毛猪、格林姆和麦肯思等人,拿出几个巴掌大的羊皮纸符篆来到装载了三个毒虫的三口大缸旁,口念咒语的将微微泛起水蓝色灵光的符篆放入缸中,再命他们将缸口封好了,埋入大核桃树周边地地下。

等把土都填平了。格林姆等人好奇地问道:“这是干啥的?为何用这么大地缸埋几个还没拳头大的虫子?”

东子只是淡淡的説道:“这是一种制作凶物的方法。可以用来害人,也可以用来保命。与你们这里的巨虫术漫天虫蚀什么的多少有些关联。再加上我已经破解了新芽女神地那个神符。花了几天时间改进了原来的制作之法。想必这些凶物一旦制成,远比以前要厉害的多。哼!驻扎在村外的那些心灵武士们来者不善,説不定哪天就会翻脸来杀我们,你们也都防着diǎn儿!再过三天,我这凶物便可勉强成形了。若是出其不意的施展出来,或许能够稍微抵挡一下他们。”

格林姆立刻一脸着急的説道:“那岂不是王室要杀我们?他们疯了吗?您不是正在与席纳洛相互传授技艺吗?这是有利于王室和宝石龙神教会地啊!为何要杀我们?”东子呵呵笑了两声后。悠然説道:“的确是有利于王室和宝石龙神教会,但更有利于后者宝石龙神教会啊!我是人类,我所传授的符篆技艺也是人和宝石龙脉们都可以学的,而这种能力是基于炼术的,不是基于灵能的。所以宝石龙脉在这一diǎn上就没有太大的优势了。上次我们刚到王都的时候,你们没注意吗?王室和大祭司在王家神庙开完会后。出来的大祭司中已经有一半是人类了,如果我地符篆技艺被纳入了宝石龙神教会中,教会本身就会吸纳大量原本没有灵能天赋的人类进来,而作为王族的宝石龙脉们本身都是信徒,已经没有更多地人手可加入了。长此以往,人类的势力在宝石龙神教会中会渐渐膨胀,这可是王室不愿意看到的啊!不先除掉我,他们又岂能睡的安心?!”

格林姆等人顿时倒抽一口凉气,原以为王室是个不太牢靠的靠山。谁料反而是个杀星?顿时低声急叫起来:“那我们还不快走?还做这个干嘛?需要我们自觉的逃离此地,就不会对王室有威胁了,想必他们也不会追击。”

旁边的麦肯思却犹犹豫豫的説道:“但是。宝石龙神不会干预此事吗?就任凭王室为了自己的一diǎn儿利益而破坏整个宝石龙神教会地大局?或许这些人只是用来监视的,如果要杀的话,早diǎn儿派大军或者高等灵能者们前来岂不是更好?”

乐琳则在旁边冷冷的蹦出一句话来:“要是派大军前来,那上次找我们麻烦的半红龙食人魔将领,马上就会跑来帮我们了。这事儿要偷偷的干,趁人不备才行。大张旗鼓只会给其它敌人可乘之机。至于宝石龙神,要是这个国家没了宝石龙脉们替他当dǐng梁柱,光靠一些能力低微的人类灵能者,抵挡的住那些不信奉他的贵族吗?难道这些日子你还没注意到?所有地高等灵能者中。除了几个大祭司是人类外,其余的大多是宝石龙脉食人魔和一些食人魔血统很重的混血儿?这才是教会真正的中坚力量。不但天赋、训练都非常好,而且装备精良,远比那些装备粗陋的低等人类灵能者们强多了。”又神色怪怪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麦肯思,哼笑了数声説道:“你这个村长估计也是当不长了,还是趁早收了心思回去打diǎn好行礼吧。王室如果真的要动手,我们这里所有的人,甚至包括那些村民们全都跑不掉。”然后又加了一句:“这事儿,我以前在地底时间见过多了!”

麦肯思神色有些尴尬的説:“那我这就去收拾一下。要不今晚就走?”

旁边地东子却笑了起来:“谁説要走了?虽然王室要杀我。但它毕竟与宝石龙神教会是一体地。定会受到教会中人类势力的牵制,相比现在教会中地各方势力正在明争暗斗吧。如今福尔科一伙人留在此地数天却不作任何动作,也正是在等待这种斗争的结果。”

格林姆早就等不及了,又插嘴进来:“那我们就快走啊!王室既然是教会的dǐng梁柱,那结果肯定是他们胜了。不趁早溜走,更待何时?説不定明天晚上,斗出了个结果,村外那些宝石龙脉食人魔们就要杀进来了!”

东子却继续呵呵轻笑着説:“别慌,事情没那么简单。王室的决定不但受制与教会内部的争斗。还要受制与国内势力的争斗。今天上午风暴撒满们给我送来了一封信,邀请我去他们那里做风暴萨满的长老。呵呵。我还没给他们回信。想必王室已经知道了此事,而风暴撒满又是独眼巨人部族的中间力量。王室要杀我,就要掂量掂量独眼巨人部族的意见了。所以目前王室内部可能也有一番争斗,暂时不会有事。而且我好不容易来到这个地方,现在既没有采集到足够的草药,又没有学到足够的灵能,精魂精魄之术也还要在此仔细研讨一下,还不想这么快就走。所以现在只需做好准备即可,再等等吧,等个半月一月的,看能不能出现转机。”

福州市第二医院二部预约挂号
吉安市中心人民医院
北京如何治疗牛皮癣
南宁权威妇科医院
菏泽治疗宫颈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