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亲历者追忆1949年接收中南海

发布时间:2018-12-10 21:23:05 编辑:笔名
亲历者追忆1949年接收中南海 1952年,毛泽东与程潜在中南海游船上 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

解放军入城当天,有关部门便按照周恩来的指示,首先接收了中南海,并对中南海作了初步勘查,为党中央顺利进城、新政协胜利召开,乃至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作出了重要贡献。

《百年潮》杂志2010年第11期,刊登了这1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当时在华北人民政府交际处任工作人员的夏杰老人的回忆。

1949年2月3日清晨,齐燕铭、周子健等人从西柏坡赶到北平。

刚一下车,喘息未定,周恩来的电报便追到了北平。

在北平市军管会,叶剑英一见齐燕铭就把周副主席的指导转达给他——先把中南海和北京饭店接收下来。

齐燕铭立即与军管会及北平纠察总队接洽,准备接收中南海。

当时北平刚刚解放,新旧政权交替很不稳定,我方入城的地方单位和部队很多,隶属关系复杂,为防止意外产生,齐燕铭马上通知申伯纯接受任务并立刻安排当天下午到中南海办理交接手续。

接收手续很快办完 2月3日下午3点,我们观看完解放军入城式后,正在前门大街牌楼西侧的华北饭庄吃饭,申伯纯对我和陈群海说:“你们俩马上随我一同进中南海。

”我们随即取来行李,上了吉普车。

车到新华门,见大门敞开并无军警守卫。

我们沿南海西岸向北,径直驶达丰泽园大门口。

下车后,见丰泽园门廊柱上挂着“中南海公园管理处”的牌子。

我们直接走进丰泽园的颐年堂大厅,申伯纯立即去找公园负责人谈话。

他出去不大会儿,带进一位50岁上下的先生。

申伯纯高声向他宣布:“我们是北平军管会派来接收中南海的军管小组……”随后将盖有北平军管会大红印信的公文交给了那人。

那人静静地听完申伯纯的宣布后立即点头称是,邀他到里屋谈话并办理交接手续。

接收手续很快办完了。

不一会儿,就有人为我们搬来床板和长凳,我和陈群海在大厅靠西墙处架起两张床,打开了行李。

申伯纯临走时对我们说:“今晚辛苦你们了。

你们是中央机关早入驻中南海的人,责任重大,意义重大。

住下后先初步摸一下中南海的情况,晚上注意安全!”说完,他看了一眼陈群海斜挎在腰间的手枪。

毛贼横行中南海 晚上睡觉前,我和陈群海决定到外面走走。

出了丰泽园大门,对面是瀛台小岛。

北平的夜幕来得快,才下午5点天色已是一团黯黑,影影绰绰地只能看见岛上参天的古树和古建楼阁的轮廓。

丰泽园门前不远处有条带花格高护墙的引水沟,我们沿护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