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渔舟】塌鳌亭传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18:27 编辑:笔名
女娲独自走在苍莽的原野,目睹四周景象,内心倍感孤独。女娲想:自盘古开天辟地,天上虽有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地上有山川草木鸟兽虫鱼,但这天地之间,似乎应该添点什么,世界方才富有生气,不至于显得荒凉寂寞。
添点什么?女娲漫无目的地边走边想,走得甚是疲倦,便在一水池旁蹲下。清凌凌的池水映照出女娲的面容身影,女娲微笑,池里影子微笑;女娲皱皱眉头,池里影子也皱皱眉头。女娲一拍脑门,猛然醒悟,为何不造出像自己一样的来加入这世界?
到底用什么方法将自己复制出来?女娲心中无底,随手摘下池边一根树枝,在池里一边无聊似地搅拌一边苦思冥想。然而,任凭女娲绞尽脑汁还是想不出合适的办法来,内心烦躁,起身随手将树枝一甩,谁料想,奇迹竟然出现,那一滴滴水滴一沾地便有了生命,活蹦乱跳,开口喊女娲为“妈妈”。于是,女娲便把这用水做的和自己一般美丽漂亮的叫“女人”。
女娲看着自己亲手造出的女人,一个个亭亭玉立,妩媚可人,不由得乐在心头,喜上眉梢。欣喜之余,女娲又想:光有这些女人,毕竟还会无端生出寂寞,况且她们终究是要死去的,怎样才能让她们长久地生活在大地上,不至于等到死了一批再造一批?
女娲想呀想呀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用池旁的干黄泥加些水造出男人,再让男人和女人结合,自己去创造后代。这样,世界上有了男人和女人就不会再生寂寞,人类的种子不就世世代代绵延下来了吗?(传说,女人属水,水属阴,阴生柔。男人是泥,泥属阳,阳生刚。男女相亲相爱就是这样来的。)
然而,女娲造出男人和女人的同时,也埋下了祸端。这不是吗?水神共工和火神祝融为争帝位打起仗来。他们从地下打到天上,再从天上打回地下,结果祝融大获全胜。共工不服,一怒之下,头撞不周山,将撑天大柱撞断,天倒下半边,出现一大窟窿,地也陷成一道道大裂纹,山林烧起了大火,洪水从地底下喷涌而来,龙蛇猛兽也出来吞食生灵,人类面临着空前大灾大难!
目睹人类遭遇如此奇祸,女娲痛心疾首。择选五色石子,架火熔化成浆,将天窟窿补好。随后,又斩下一大鳌四脚,当作四根柱子,立于东极绥芬河、南极南沙群岛、西极帕米尔高原、北极漠河四极,撑住半边天,以防再倒。
女娲一番辛劳整治,天总算补上了,地填平了,水止住了,龙蛇猛兽销声匿迹了,人们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重新过着安乐舒适的生活。但这场特大的灾祸却留下了痕迹。从此天向西北倾斜,太阳、月亮和众星辰都很自然地东升西落;又因地向东南倾斜,所以一切江河都往东南方向汇流。
不知过了多少年的一个傍晚,一位游方先生来到笆斗山脚下的马鹿坡(今湖南麻阳板栗树楠亩底村),跳下高头大白马,敲开一陈姓富户人家的大门,面带歉意,上前施礼:“打搅了!只因贪图赶路,错过了客店,腹中饥饿难耐,不知能施舍碗米饭不?”
游方先生运气甚佳,敲开门的这家人家姓陈名文鳌,家中富有,乐善好施,仗义疏财,无论达官贵人,还是商贾走卒,但凡上门,均以好酒好肉款待,临走之际,赠以路资。
陈文鳌将游方先生迎进堂屋,命仆人搬櫈倒茶之后,笑着说道:“先生但请放心,谁也不会顶着锅伙炉罐云游四方。只是山村小寨,无甚好菜,家常便饭而已!”
陈文鳌说罢,命仆人抹桌布碗,温酒炒菜。
游方先生吃罢,起身告辞:“承蒙主人舍饭,又赠金银,实乃感恩不尽!”
“先生言重了!”陈文鳌边送游方先生出门边说,“常言道,在家不会待宾客,出门方知少主人。客人上门,蓬荜生辉;冷落客人,猪狗不如。本应盛情款待,无奈先生来得突然,寒舍条件有限,招待不周,切莫见怪!”
“哪里哪里!”游方先生走出门外,正要翻身上马,忽地瞥见马鹿坡脚下那条小溪,蜿蜒曲折,状若游龙,心里一动,情不自禁地发出感叹,“好一条小溪!”
陈文鳌面露难色:“就因小溪,阻断来往,特别是雨水季节,更是困难,村民正在商议修桥,请问先生,修于何处为上?”
游方先生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又伸出手来,掐指一算,告诉陈文鳌:“修在那棵柏树底下即可!不过……”
陈文鳌见游方先生欲言又止,连忙打躬作揖:“先生有话,但说无妨!”
“实言相告,主人所住马鹿坡,富有余贵不足,欲富贵,需迁寨。”游方先生告诉陈文鳌,“倘若在此桥中心之处,用上陈姓祠堂大门那块石头。桥修成之时,会有一对金鸭飞出,主人需派人跟着,金鸭落地之处,便是陈姓族人大富大贵之地。”
陈文鳌连忙施礼:“多谢先生馈赠陈氏族人富贵!”
游方先生说:“主人礼重了,话虽如此,成与不成,全赖族人造化。俗语云,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按游方先生指点,将村寨迁往金鸭落脚之地——地亭溪之后,果然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生意兴隆,人才辈出。
一晃就是十年。
第十一年立春那天早上,游方先生来到地亭溪,正站在溪边观看景色,被陈文鳌家来溪边洗菜的仆人看见,立马告知陈文鳌。陈文鳌连忙赶到溪边,邀请游方先生到家里坐坐。
陈文鳌命仆人温酒炒菜,两人对饮至中午,均酩酊大醉。
游方先生乜斜着通红的双眼问陈文鳌:“知道……我的……来……来历不?”
“不……知道!”陈文鳌舌头大了,连连摇头。
“我俩……是……是……邻居。”
“邻……居?扯卵……卵……卵谈!”
“真……的,就……住在……响……响……响水洞!”
“卵话,那……那……没人家!”
游方先生告诉陈文鳌,他是龙王第六子赑屃,俗名鳌。当年女娲为防苍天再次坍塌,斩鳌四脚为柱用以撑天。鳌强忍伤痛,慢悠悠来至笆斗山山脚,见两山之间夹一小溪,小溪尽头是一瀑布,悬崖上“响水洞”三字赫然入目。鳌立定身形仔细一看,这响水洞,流水潺潺,花香阵阵,林木蓊郁,野果低垂,景色优美,宛若仙境,正是疗伤修养场所。于是,鳌在此一住就是无数年。
说到这里,鳌端起酒碗喝了一口酒,抹抹嘴巴,悄悄告诉陈文鳌:“我看你一向乐善好施,义薄云天,赶快搬出地亭溪。”
“为何?”陈文鳌一边给鳌倒酒,一边问。
“响水洞隔壁的黄蜡洞住着一对蟒蛇,母的修炼了六千年,公的已经修炼九千年,即将成龙,今年五月涨端午水时就要到东海龙宫报到。届时,地亭溪这一带都会变成一片 。你尽管带着家人赶快离开此地,不可告知他人,这是天机。”
鳌走后,陈文鳌想:黄蜡洞蟒蛇要将地亭溪变为 ,不如趁其成龙之前灭了它,不就保住了地亭溪了吗?
说干就干。在一个月圆之夜,陈文鳌身上倒披蓑衣,脚上倒穿草鞋,脸涂锅底灰,扛着一杆火铳,悄悄躲在黄蜡洞洞口那黄茅丛里,单等蟒蛇溜出洞口。
圆圆的月亮慢慢地升上天空,蟒蛇溜出洞口,幻化成人形,跪在地上,张口吸取月光。说时迟那时快,蟒蛇口还未闭的档口,陈文鳌一扣扳机,“嘭”地一声,枪管里的铁砂全部灌进蟒蛇的口中,蛇头当即稀烂。
打死蟒蛇的第三天深夜,鳌找到陈文鳌,张口就问:“蟒蛇是你打死的吧?”
“嗯。”
“你可害死我了!”
“为何?”
“母蟒蛇上天庭将我告了,说我泄露天机,犯了天规,九天过后,天兵天将就要来斩杀我了!”
“哎呀,真的是对不起,我没想那么多!”
“没事。也许这就是我劫数难逃吧。”
“没办法解救了?”
“有倒是有,恐怕来不及了呀!”
“只要有办法,就是倾家荡产,我也要救你,这也是为我自己的莽撞赎罪啊!”
“可以在地亭溪架风雨桥一座,上写‘塌鳌亭’三字,便可救我!”
“这容易得很啊,修座桥,没问题!”
“用料有讲究哦!”
“说来听听,到底有何讲究?”
“一是桥墩必须用三十六家陈氏族人的大门岩三十六块做基础,二是架桥所有木料必须是笆斗山的杉木九九八十一根,多一根少一根都不行,而且这些杉木必须是三九二十七尺高,二九一尺八寸大。”
“这并不难,我马上派人前往笆斗山砍来就是。”
“砍杉树时,要从山脚往上走九千九百九十九步,超过一步的地方的杉树都不能用。”
“放心,没问题!”
九天过后,风雨桥架成。中午,陈氏族人在桥上摆酒庆祝。不一会,太阳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片黑暗,只听得风呼呼作响。须臾,又恢复了原样,不同的是,刚修的风雨桥塌鳌亭不见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桥墩……
时间一晃到了1950年11月,中故宫人民解放军47军417团的一个营要从地亭溪经过,到凤凰去剿灭土匪。地亭溪陈氏族人的男女老少齐动员,花了九天时间,在原来的桥墩上重修风雨桥,依然沿用塌鳌亭这个名字,解放军的武器弹药马匹粮食轻松地过了地亭溪……

共 2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开篇女娲的出场,徐徐引出后来的传奇故事。一人一龙相知相惜,一见如故,都为对方付出自己的全部,可谓知己。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运用多种描写方法推进情节发展,结构设计合理,赞美了人们无私无畏的精神和善良伟大的高尚情操。推荐阅读!【编辑:轻舞嫣然】
1 楼 文友: 2016-10-12 20:07:20 美好永远在善良的文字中栖居。感谢支持渔舟。 真水无香小孩总是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宝宝脾胃吸收不好什么症状
脑中风后遗症诊断依据
中风的应该多吃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