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茶 壶“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30 08:21:59 编辑:笔名
摘要:阔别多年,回到故乡,凝望着在冰雪中盛开的茶梓花,表妹的身影赫然涌现的眼前…… 一

茶梓花开的时候,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乡。
每当瑟瑟寒风扫尽落叶,皑皑白霜压倒枯草, 的严冬开始统治大地的时候,茶梓花开了!
那故乡的茶梓花,洁如玉,白如雪,晶莹剔透,婀娜多姿。放眼望去,满山遍野,一树树,一片片,衬着绿叶,迎着寒风,盛开着一朶朶洁白的花,在风雨冰雪中摇颤、抗争,充满了生命力。
我喜爱茶梓花!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有两个姑妈。大姑远嫁他乡,轻易很难回来;二姑就嫁在邻村,来往非常亲密。孩堤时代,姑妈经常接我到她家去,和表妹秀玲一起玩。
那一年冬天,也是茶梓花开的季节。有一天,我和表妹一起在她家屋后的山里玩,表妹走着走着,忽然一脚踩空,掉进一个雪坑里。我伸出小手去拉她。拉了几下,没拉上来,脚下一滑,自己却摔了一跤,额头碰在坚硬的冰块上,肿起一个大包,痛得我大哭起来。表妹却一声不吭地紧咬着牙齿,一股劲儿地爬呀爬呀,最后终于让她从雪坑里爬了出来。
表妹爬出雪坑以后,见我还在哭,便拉着我的手,指着面前一树盛开着的冰清玉洁似的茶梓花,对我说:
“表哥,不要哭!你看茶梓花,雪白的。多好看!”
见我仍然哭个不停,她又用手指划着自己的小脸,说:“哭仔猫,怕老鼠。羞!羞!羞……”
我破涕为笑。于是二人便在盛开着鲜花的油茶山林中追逐着,嬉戏着……后来玩累了,就并肩坐在一块没有积雪的岩石上,观赏着雪中的茶梓花,拍着小手唱起了歌:

茶梓花,穿白衣,
不爱胭脂不擦粉;
茶梓花,真勇敢,
不怕风雪不怕寒。

后来随着世道的变化,生活愈来愈艰难;我们也逐渐长大,进了学校,姑妈就很少再接我去她家玩了。但我和表妹仍然常常在村头、路上,以及校园内相遇,青梅竹马,形影相随。
记得那一年,我初中毕业,考取了省水利工程学校,临走的那一天,表妹还专程前来送我。
山里的路弯弯曲曲,似蔓藤,似羊肠,显得格外漫长。我俩行行复行行,走了一程又一程。临分别时,我拉住她的手叮嘱说:
“秀玲,好好学习!等你毕业了,也去报考我们的学校。”
“不。”表妹摇了摇头。
“我们学校可好呢,住的是高楼大厦,学的是水利工程,将来回乡建设山区,改变家乡面貌……”我虽然还未进校门,不知道它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却已经在表妹面前吹嘘起来了。
表妹仍然摇着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地说:“爸爸要我辍学,回队去参加生产。”
“什么?”我大吃一惊。抬头看表妹,见她低垂着头,两手绞着衣角,神色似有一点黯然。
我不觉有点愤慨起来,为姑父的眼光短浅,不识大体。但随即又感到一阵悲哀,心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似的,为表妹,更为家乡的落后,乡亲的贫穷。姑妈家的家境我是知道的,人口多,劳力少,加上这几年他们队的分值又低,姑妈又染病在身,不能再去出工……我又还能说些什么呢?
表妹忽然“噗哧”一笑,伸手指点着我的鼻子,娇嗔地说:“你呀,难道就非要读中专,上大学不可?回队参加农业生产,建设自己的家乡,又有什么不好?刑燕子就是我的榜样!”
她说着忽然紧走几步,纵身一跃,从紧緾在路旁一棵茶梓树上的野藤上,摘下一串藤梨子,把它递给我说:“带在路上解个渴。可别忘了这家乡的山水……”
到达学校以后,我立即给姑父写了一封信,劝他让表妹继续读书,但却一直没有接到回信。直到两个月以后,爸爸才在一封来信中提到这事,说是姑妈家的家境愈益困难,表妹早已辍学……



汽车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不断在崇山峻岭中穿梭爬行。将近黄昏,终于接近终点,我思念已久的家乡很快就要到了。
“燕子峡!”
车厢内忽然发生一阵骚动,紧接着旅客们一个个噤如寒蝉,担忧地注视着窗外。
我急忙向车窗外看去,原来汽车已驶入一段极其险恶的路段:一旁是高耸云天的峭壁,石陡如墙,寸草不生;另一旁则是望不见底的深渊,渊中雾气翻滚,一片云海……汽车,就在这刀削斧劈似的万丈悬崖上开凿出来的一条狭窄的公路上,极其小心地缓慢爬行着。
不错!这就是燕子峡,就是自古以来似一道天堑隔断了内外交通,封锁住我们内山的天险燕子峡。
蓦地,一首儿时唱熟了的童谣,重又涌上脑海:

天险燕子峡,
行路被它断。
峡中燕子飞,
朝东暮复西……

燕子峡是地壳变动,造成的一个断层。
巍巍武功山,逶迤向东,绵延到这里,宛如被拦腰一刀切成两截,留下一道万丈深渊。两边的距离虽不足百米,但从峡东到峡西,却非要从悬崖峭壁上开凿出来的羊肠小道上,弯弯曲曲地从崖顶一直爬到渊底,再从渊底爬到崖顶。虽不必从朝到暮,却也够你“哼哧哼哧”地爬上个大半天的了。
然而,更为严重的还是,那一条源源而来的龙河水,到这里一落千丈,泻入渊底,折向北流,把峡东和峡西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天地。峡西水源丰富,一年可以栽种两季水稻;峡东却十年九旱,只能栽种一些耐旱的红薯、玉米……每当荒年旱月,禾苗枯焦,峡东的乡亲们总是隔峡遥望着跌入渊底的那一股龙河水望洋兴叹,抱怨自己的命运乖蹇,没能够生长在峡西。
每逢这时候,姑妈总是一边干活,一边有一声没一声地叹息,有时还背着人悄悄地抹眼泪。待到晚上,收拾了碗筷,搬个小凳坐在树荫下,她又会一边纳着鞋底,一边用伤感的声调,一遍又一遍反复地向我们叙述着一个古老而又美丽的传说:
相传在许多许多年以前,九天玄女娘娘私自下凡,路过这里,见峡东人民的生活实在太苦了,便召来天上的能工巧匠,在燕子峡上架起一座天桥。天桥的半边是路,半边是沟,既可以过人,又可以渡水……从此,峡东也和峡西一样,水旱无忧,人民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后来,这事不知怎么给玉帝知道了,说玄女触犯了天规,派来天兵天将,捉去了玄女,拆毁了天桥……
姑妈每说到这里,总要停下手中的活计,仰首遥望夜空,连连发出叹息。引得我和表妹也跟随着她抬头仰望夜空,数着满天星斗,徒劳无益地去寻觅九天玄女娘娘的宫阙。
有几次,姑妈背着姑父焚香求雨。我和表妹也虔诚地捻着一支香,跪在一旁,一再默默地向苍天祷告,祈求九天玄女大显神灵,重新为我们在燕子峡上架设一座天桥……
“看!天桥,天桥!”
声音蓦地将我从往事的回忆中惊醒。我茫然四顾,这才知道,原来是旅客们发出的又一阵欢呼。回头再看窗外,远处果然出现了一座长桥。那桥横架在燕子峡刀削斧劈的两道绝壁之上,桥上夕照辉映,桥下云緾雾绕,宛如一道横跨长空的彩虹。
随着汽车的行驶,天桥愈来愈近了。那是一座大跨度的双曲拱形大桥。桥体分上下两层,上层通车,下层渡水。桥拱的跨度之大,桥体结构的精巧,世所罕见,真可谓鬼斧神工,远远超过了传说中的九天玄女娘娘修造的那座天桥。
蓦地,我在桥头的一块巉岩上,发现一棵开满了白花的茶梓树。那树迎着寒风,披着彩霞,亭亭而立,宛若一位守护着天桥的女兵。
啊!那宏伟的天桥,桥头的茶梓花,不禁又引起我对往事的一段回忆。



那一年冬天,也是茶梓花开的季节,我与几个同学一起回乡串连。我们胸揣红宝书,臂佩红袖章,日夜奔走在崇山峻岭之中,把毛主席《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分送到星罗棋布的一村村,一户户。决心要炸开公社阶级斗争的盖子,彻底摧毁十七年来统治我们山区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然而,令人奇怪的却是,乡亲们的反应竟非常冷淡,文化革命的烈火始终点燃不起来。
正在我们束手无策的时候,从相邻公社转来一份材料,揭发公社党委书记赵铁城与右派分子邹寒星相互勾结,沆瀣一气。在他们的中间,还掺杂着一名回乡女知青。
这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可以用它一举炸开公社阶级斗争的盖子。于是我们的队长老李——县临时领导小组的一名干部,要我专程去跑一趟,进一步弄清情况。
我几经周折,总算找到了那个揭发人。谁知他也是道听途说,提供不出具体事例。至于那位女知青,倒还记得姓名,叫做彭秀玲。
彭秀玲?
我大吃一惊。我真没想到那名回乡女知青竟会是表妹。我必须立即赶赴姑妈家,对表妹晓以大义,要她反戈一击,回到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上来。
到达姑妈家时,正赶上吃午饭。姑妈立即放下碗筷,要为我去另行炒菜。表妹却一把拉住她,弦外有音地说:
“妈,表哥又不是外人。再说,人家现在是工作组,不搞特殊化。”
“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我纠正说。
“一样。”表妹说,“工作组也罢,宣传队也罢,都要实行三同吧?”
“那是当然。”我态度坚决地说。
但姑妈却不顾我的一再阻拦,还是进入厨房,专诚为我添煮了一碗荷包蛋。
在省城读书,吃惯了大米白面;这次回乡,又住在公社,吃荤喝辣的,乍一吃这糙米杂粮,还真有一点儿难以下咽。幸好走了半天山路,饥肠漉漉,加上姑妈又为我添煮了一碗可口的荷包蛋,这才使我免出洋相,顺利地吃完了这餐午饭。
表妹双眼一直盯视着我。直到我扒完两碗红薯丝饭,又呼噜呼噜地喝完一碗粗玉米糊糊之后,她才莞尔一笑,说:“嗯,还算得上半个山里人。”
“半个?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山里人呀。”我感到十分委屈。从什么时候起,表妹竟对我如此生分起来了呢?
“心呢?”表妹重又抬眼,用一种火辣辣的眼光紧盯着我,“你的心里还装着家乡的山水,惦记着乡亲们苦难的生活吗?”
我恍然大悟,原来表妹对我产生了误解,把我们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与过去那些工作组等同看待了,于是,我连忙向她解释说:
“秀玲,我从来没有忘记那年你送我上省城,临别时叮嘱我的话:‘可别忘了这家乡的山水。’这几年,无论是学习还是休息,家乡的一草一木都时时涌现在我的眼前,呼唤着我,激励着我,成了一种鞭策我的力量。这次我回乡串连,参加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也正是出于这一种强烈的乡情,决心为彻底摧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改变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谁知我一提路线,表妹的脸忽又似罩上了一层冰霜,冷冷地说:“宣传员同志,我们山里人孤陋寡闻,不懂这些大道理。你还是开宗明义地说一说,你来此的目的吧!”
“秀玲,你……”
看着表妹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我气恼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但她毕竟是我的表妹,从小青梅竹马,一同长大,是我心底深深挚爱着的表妹。我不能因她对我如此,而任其步入危险的深渊。于是,我反复斟酌着,尽量用最温和的字眼,把问题提了出来:
“你,认识邹寒星?”
“同是一村人嘛,抬头不见低头见,怎么能不认识?”
“听说赵铁城与他经常接触,过往密切?”
“也谈不上密切。”表妹警惕地看了我一眼,说,“一个党委书记嘛,深入群众,了解民情,是他的本职工作。邹寒星过去是搞农田水利工作的,知识渊博,老赵便常来与他商讨一些生产上的事。这又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呢?”
“可是,邹寒星是右派呀。”
“右派又怎么样?”谁知我这一句话却激怒了表妹。她猛地站起来,两眼紧逼着我,大声诘问:“你知道老邹是怎样划成右派的吗?就因为他说了一句大实话:农民的生活太苦。他被开除公职,下放到这里劳动以后,不但不怨天尤人,消极悲观,反而积极参加劳动,关心集体生产,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继续钻研,一心想利用自己的知识来改变山区面貌。你说,像这样的右派,又有什么不好?”
我平静地一笑,说:“阶级敌人嘛,总是把真相隐蔽起来,给人以假象。”
“假象?老邹来这里已经整整八年了。八年中,他不但干活在前,休息在后,并且还利用工余时间,走遍了周围的大小山头,荒沟深峪,反复勘探,寻找水源,力图找到一个彻底改变我们峡东干旱面貌的方法。这,也能说是假象吗?”
表妹说到这里。忽然快步走进房里,抱了一大卷图纸出来。但,就在她把图纸递交给我的那一瞬间,却又犹豫了,两眼盯视着我,不放心地说:
“表哥,你总不至于会把它当作垫脚石,只顾自己往上爬吧?”
我感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生气地说:“秀玲,你要是不相信我,就别给我看!”
表妹又盯视着我看了一会,这才把图纸递交给我,说:“别生气,表哥!因为这实在不是普通的图纸,是老邹花了整整五年才设计绘制出来的图纸。它上面不仅凝聚着老邹的心血,也凝聚着老赵的心血,凝聚着我们峡东数万人民的希望呀。”

共 14809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重回故乡,美丽的茶梓花勾起了主人公对往事的回忆:率真可爱,纯朴坚强的表妹,体弱慈祥的姑妈,还有在文革中饱受摧残,但却忘记个人不幸,一直不曾放弃水利钻研,立志要改变山村贫穷落后面貌的邹寒星,以及其它在家乡水利建设上默默做着贡献的人。作品以茶梓花为主线,而不同的故事情节则在这条主线的基础之上次第呈现,彼此关联,却又各自独立完整。最终花喻人,借由茶梓花甘于贫困之境,对环境不苛求,不挑剔,一年四季知疲倦地孕育果实,造福社会,造福人类的美升华人物,提高内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作者精心塑造的几个人物,正如这句古文,在家乡建设中,一路铿锵前行。作品以散文化的隽永与真实为我们展现出几位新时代的优秀儿女,他们的坚强与执着,他们对祖国,对家乡和人民的爱,让人尊敬而感动,也激人奋发向上。引人思索与学习的正能量作品,欣赏。【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112002】
1 楼 文友: 2014-11-19 2 :18:44 茶梓花,应该非常美丽,真的没有见过,在老师笔下欣赏到了,问好其祥老师。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4-11-19 2 :19: 5 文中的秀玲,有点像当初看在小人书里看到的铁姑娘,非常生动。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楼 文友: 2014-11-20 09:22:26 恭喜摘精,精彩大作,结构严谨,条理清晰,文章开头点题,总领全文,结尾呼应开头,浑然一体,主体部分用小标题的形式分割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回忆往事,层次清晰,一目了然。
语言精炼看到,本文语言流畅,整散结合,文白相间,排比的工整优美;比喻的主动形象,避免了泛泛叙述,冗长繁琐毛病,可谓精炼老到。
期待更多精彩呈现江山。
4 楼 文友: 2014-11-20 14:07:27 秋水编辑的评介全面而深刻,把作者的意图、布局、行文特点等等都剖析得非常清楚。这篇小说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秀玲这一人物的身上,确实有着铁姑娘的影子,但这也正是她所生活的那个年代中国农村姑娘的特点。
5 楼 文友: 2014-11-20 14: 5:47 茶梓花即油茶花,俗称茶子花,江西的一些前辈作家都把它写成茶梓花,我也沿用了这一写法。茶梓花大若茶杯,洁白晶莹,微香,花期比腊梅稍早,初冬开始开花,陆陆续续一直开到隆冬,往往在冰雪降临之后,还能看到一树一树盛开的茶梓花。花谢之后,结出的小茶桃要历尽冬春夏秋,直到来看霜降以后才成熟,也许是孕育的时间久吧,用它榨出的油特别香,其营养价值超过了欧美的油王橄榄油。这确实是一种值得称道的植物。男人勃起功能障碍怎么治疗
关节肿大吃什么药治疗
儿童偏食厌食的原因
什么运动能去除血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