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竹韵小说遥远地抵达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1:38:48 编辑:笔名

楔子  “我叫小天,不是你们说的燕如风。”  “风儿,听话,跟妈妈回去。”  “妈妈?我从小就没有妈妈。是婆婆把我养大的。”  “对不起,风儿,都怪妈妈不好,妈妈不该丢下你的。风儿要相信妈妈,妈妈保证以后会加倍疼爱你的。乖,快上车。”  “我不要,我要和婆婆一起生活。我要和言儿一起玩。”  “风儿,听话。阿福,拉少爷上车。”  “我不要,我不要离开小牧村。我要和婆婆,言儿在一起……”    一、    好挤啊。似乎只有这样,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彼此陌生的人们才会无条件的持续的挨近。可即使近到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心里依然会有那一道无法独自跨越的隔阂。于是大多数人都会全副冷酷的伪装,不想被人看见真实的自己,也为了提防陌生人靠近。而这社会,也因此少了许多暖色。  这是我次坐地铁,有些不自在。毕竟,虽然目的地相同,但是自己开车是由自己决定抵达的过程,可以因触动心灵的风景,因自己突然的想法而停下,至于坐地铁,是除目的地外,其余一切都被规划好的,自己再不乐意也必须顺从的。即便如此,许多旅人还是会选择后者,只是想快点抵达目的地。  而我,也可以算是其中之一吧。不过我比较向往乡村生活,总不能开着法拉利跑车这一城市性标志去乡村吧,况且我现在要去的是一个非常淳朴的小村——小牧。    二、    “小天,快来快来,这里有条小鱼,应该是不小心跳上来的,我们把它放回水里吧。”  “可是,言儿,这条小鱼好可爱呢。我们拿个缸,一起养它好不?这样每天都能看它啦。”  “不行不行,我爸爸说过,鱼儿是属于大自然的,我们不能带走。”  “可是……”  “小天听话,要不然言儿不跟你玩了。快点,再不快点它会死的。快!”  “好吧。我听言儿的。”    “小天,今天想去哪玩呀?”  “嗯……那边,我们先去抓蚯蚓,然后去河边喂给鱼儿吃。”  “呵呵,小天今天怎么这么有爱心咧?做错什么坏事呀?”  “哪有?小天本来就很有爱心。坏言儿,又欺负小天了。”  “呵呵,小天脸红了呢。还真像个小姑娘。”    “言儿,把手给我。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我……啊,你干嘛?啊,疼!”  “这样很快就不疼了。婆婆说过,动物受伤也是用舌头舔伤口的。”  “谢谢小天。”  “哈哈。没想到言儿也会脸红呢。”  “拍。不许嘲笑言儿。”  “呵呵,等言儿的手好了。也可以像我这样,双手托着头,躺在草地上,望向蓝天。呵呵,小牧的天空真的好美。”  “嗯,虽然我们很贫穷,不过我们却与自然和谐相处。小天,你有没有想过未来?”  “嗯……未来,我要和言儿,还有婆婆在一起,一起生活在小牧,永远,直到老去。言儿愿意吗?”  “我……言儿想出去外面走走,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可是……言儿不要你的父母么?不要小天么?不要小牧么?”  “我……”    想起小牧,言葵,总会不禁傻笑。即使我现在是燕如风,燕帝国集团的接班人,已被社会蚕食掉那份单纯,可如果言儿要我陪她去草地上玩,我想,我也会去吧。  十多年没见了,真的好怀念那段美好的童年。呵呵。我还是会傻傻地想要和言儿一起生活在小牧,一起过安稳的乡村生活。”    三、    “下一站小牧,去往得塞娱乐城,单身嘉年华,风花一夜城的旅客请准备。”  小牧?一夜城?怎么会?小牧怎么可能会有这些地方?这是怎么回事?那言儿呢?言儿她是怎么过的?对不起。我……  泪水不禁从双眸流出……突然感觉我儿时说的未来是那么的不切实际。  “抓贼啊!抓贼啊!这位大哥,你的钱包刚刚被那个家伙抢走了。快点去追回来,要不迟了。”一个妇女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狂轰,手指向一个正在奔跑的男人。  这才知道,小牧已经到了,身上带的几张信用卡不翼而飞了。不过,无所谓,我并不打算折回。我只想找到言葵,和她一起去寻找心中的小牧。    四、    走出地铁站,是奇装怪服的路人,车水马龙的街道,灯红酒绿的的高楼大厦。一点也找不到梦里小牧的感觉,随着社会的发展,想要抵达乡村,我想应该需要穿越许许多多的城市。  现在的我,身无分文,一切原以为熟悉的尽属陌生,该何去何从?  我想,应该找一间较老旧的建筑,找一位年纪较大的本地人,去寻回那段我没有参与的过去。    五、    “老婆婆,你认不认识一位姓童的老人家?她二十多年前曾捡回一个婴儿,十多年前那个叫小天的孩子被他妈妈带走的。”  “你说的是童心吧。那个孩子走后不久,她就逝世了。”心里猛地一震。  “逝世,怎么会?”  “她很想念那个孩子,况且孩子走后她孤身一人,生活不习惯的同时也多了几分凄苦。”像被一支无形的箭刺中,碎了一地的泪水。  “那……她被安葬在哪里?”  “几年前政府大力投资建设,力图将小牧打造成现代化城市。原本在小牧后边的那座山被铲平,许多坟也都没了。童心的也如此。”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满满的愧疚涌上心头,脑海一片苍凉,原本以为还不会迟,还可以弥补过错,还可以偿还七年的养育之恩。  “你是她什么人啊?怎么现在才知道,却那么伤心的样子?”  “我……”    六、    还记得儿时,总会跟着婆婆上山采药草,砍柴,摘果子,每次婆婆都会让我在旁边玩,自己一个人干活。  还记得有一次,我深夜发高烧,婆婆背着我,跑了三里多路,到胡医生那里去看病。医生说再晚一小时就没救了。  还记得,我曾带言儿回家看婆婆。那时,婆婆还会跟我们开玩笑,说:“你们小两口还挺幸福的嘛。”然后我和言儿都小脸红红的,放开牵着的小手。不过,我的确答应了言儿,长大后要娶她的。  也还记得,那一天,妈妈来接我,我被阿福强行拉上车。那时,婆婆的眼里是那么的无助,有许多欲言之语。而言儿,在那天也哭得很厉害,那是我次也是一次离开小牧,而再次到来,小牧已不是我心里那淳朴的小村了。    七、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肩膀,回头,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嘴里含着烟,眼睛被大得夸张的墨镜遮盖,打扮极其妖娆,成熟的服装与年龄有极大代沟,金黄色头发散乱地分布。  “喂!你就是燕如风吧!你妈叫我在这看着你,她待会就会来接你。”那女人吐出呛鼻的白烟。  “你是?你怎么知道我?”虽然有些惊讶,不过总感觉眼前这人有些印象。  “呵,世界企业——燕帝国集团的接班人,有谁不知?”那女人用极其轻篾的语气回答。  “呵,只不过,你未免太笨了吧。你以为我会乖乖在这里等着束手就擒么?”我一说完,立刻转身想跑。  “那如果我是言葵呢?呵……”她再次吐出白色的烟,然后把烟头扔在地上,把脚覆上。  那女人的话,让我欲喜却惊。言葵?怎么可能?记忆里的言葵,是个天真纯洁,善良可爱的小女生。不可能,她不可能是言葵。  “怎么?不相信?你那时叫小天对吧?你扔下婆婆和我,去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对吧?”那女人再次点燃香烟,语气更加傲慢。  即使很不情愿,还是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人就是言葵。可到底是什么?将记忆里的言儿蚕食成这副模样。这十多年,言儿到底经历了什么?我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象。脑袋一片空白,儿时所说的未来,而现在……我该怎么做?  “言儿,你……”我努力平复思绪,可头脑还是一片混乱。  “呵,心虚了么?”  “我……对不起,言儿,我没想过会变成这样。可是……你……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要再跟我提过去!”言儿的眼睛湿润了,我知道,这些年她一定受了许多委屈。  “对不起……言儿,对不起……我现在带你走,我们一起去寻找以前的那个小牧。”  “呵,也许就只有你这种富家子弟才会抱有这种幻想。小牧有在,不过她不在过去,而是在当下,这里就是小牧。我是言葵,不是言儿。你那什么生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需要钱。钱才是重要的!”  言儿的话将我儿时说的未来彻底泯灭,滚烫的暖流从我的双眸流出。我知道,一切都变了。早在我被带走后的某一时刻,我与他们之间的衔接点便断裂殆尽。我对于过去的幻想使我很难面对现在,却不得不面对。我知道,我现在只能竭力平复思绪,正视当下。  “呵,醒醒吧。你妈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她答应给有你消息的人,百万奖金酬谢呢。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言儿说着,又有一个烟头被她碾于高根鞋下。  “言儿,这是真的你么?你不是也喜欢小牧么?你不是说想要去旅行么?你不是说想当一个简单而明媚的女子么?”我哽咽着吐出。  “呵,没钱能保护小牧么?没钱能去旅行么?没钱我不得不拼命工作,还要养活父母,怎么简单?怎么明媚?我这贫民窟的下层人民跟你怎么比?你燕大少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开,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想干嘛就干嘛。你当然不知道没钱的痛苦。”  “那……如果我回去接手燕帝国集团。有了钱就可以回到以前那样么?你就可以回到我的身边么?我们就可以一起在小牧过安稳简单的生活么?”  “呵,别傻了,一切都晚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怒吼着。我真的无法接受这一切。    八、    “少爷,该回去了。请上车。”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转身狂奔,为什么,我头脑一片混乱,我想静一下。小牧,言葵,婆婆……一切都变了。  我所向往的小牧——淳朴的乡村,我所向往的生活——安稳而简单。我所向往的未来——和言葵在一起。  为了抵达,现在的我,已不仅仅只是要穿越无数的城市无数的年华无数的人烟…… 共 35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包皮过长的症状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公立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