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狼血神探七百五十九章关门放乌鸦

发布时间:2020-01-21 12:25:17 编辑:笔名

狼血神探 七百五十九章 关门放乌鸦!

“什么事情?”法师塔大魔法师波特和其他两位联军主帅疑惑的看着杜伦彻斯基,厄鲁斯主帅诡诈的扫了他们一眼问:“等我们找到水晶以后,交给谁来保管?这可是大事,如果交给不可依靠的人,可能会坏事!”

“哼,除了你们厄鲁斯人,还有谁不可依靠?”伊塔利主帅孔蒂冷笑一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你要是怕事,就交给我们伊塔利人来保管,谁敢打水晶的主意,就让他们尝尝我们伊塔利的火炮!”

“慢着!”一旁恼了德伊兹主帅鲁道夫,他纵马上前大声说:“我们德伊兹是联军的发起者,也是联盟的盟主,这水晶既然是战胜吸血鬼的法宝,就应该交给我们来保管!”

“凭什么?”杜伦彻斯基冷笑一声,指着鲁道夫和孔蒂讥讽道:“德伊兹的家伙们,谁承认你们是联盟的盟主?别在那儿自作多情了!还有伊塔利的懦夫,除了躲在枪炮后面,你们还有什么本事?绝对不能把水晶交给你们!”

此言一出在场的三军一片哗然,三位主帅怒目相视破口大骂,闹得脸红脖子粗谁也不肯退步,眼看联军要自相残杀起来,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大魔法师波特突然大喝一声,一招沉默术封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嘴。

一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彼此,波特缓缓的纵马上前,在三位主帅中间勒住战马,环顾三人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几位将军还在这里为了这点小事争吵,吸血鬼王堡近在咫尺,你们现在在这里自相残杀起来,岂不是让吸血鬼坐收渔利?”

杜伦彻斯基、孔蒂和鲁道夫都一声不吭的低下头去,但眼神中依然都不服输,波特见状沉默了片刻,慢条斯理的朗声说:“这块神圣水晶,当年乃是法师塔与圣会共同制造,我们法师塔对它有一半的所有权。”

“现在圣会已经不存在了,最有权力保管它的就是我们法师塔,同时我们也是最善于运用它的人,所以就把水晶交给我来保管,你们可以放心了吗?”波特用严厉的眼神扫视三位主帅,三人犹豫片刻都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吧。”波特轻轻一挥魔杖,众人身上的沉默术全部解除,杜伦彻斯基没好气的瞟了另外两名主帅一眼,拨转马头率军先行进入了山谷,其余两名主帅也急忙率军跟上去,大军缓缓的深入了山谷之中。

尽管联军的人数众多,但这座山谷的宽阔超乎想象,三公国的大军在山谷中并排行进依然不显拥挤,大魔法师波特率领法师塔的部队紧跟在三公国的部队后面,一边走一边观察周围的动静。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军队突然停止了行进,波特也止住后面的魔法师们,派人向前询问发生了什么事,片刻之后魔法师回报,山谷似乎到达了尽头,前面是一片高高的山壁,没有可以继续前进的道路了。

得知消息的波特急忙纵马来到前军,看到三位联军主帅正在互相埋怨,他来到三人身边问:“山谷已到尽头,没有其他出路了,藏有水晶的洞穴应该就在附近,你们不派人四处寻找,在这里做什么?”

厄鲁斯主帅杜伦彻斯基听后立刻命令士兵们四散寻找水晶,其他两位主帅生怕落于人后,也急忙下令士兵们散开搜索整个山谷,波特站在三人身旁摩挲着长长的白胡须,低头凝眉沉思不语。

突然,大地剧烈地晃动起来,山谷内的众人都不安的环顾四周,但并没有看到山峦崩塌,只是听到谷口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巨响,随之归于平静。

“不好!”沉思中的波特听到这一声轰响,不禁暗暗的喊了一声,他急招两名魔法师去谷口察看情况,很快侦察的魔法师回到了波特身边,并带回了一个坏消息:谷口的山崖发生了崩塌,大量巨石堵塞了谷口。

“我们中了吸血鬼的圈套了!”波特懊悔的顿足道,三位联军主帅吃惊的看着他,大魔法师瞟了他们一眼说:“这还不明白吗?他们故意用那封信把我们引到这里来,然后封住谷口把我们关在这里一打尽!”

“大师,你能用魔法带我们出去吗?”杜伦彻斯基有些慌神的问。

“我来试试!”波特用手中的魔法杖在地上画出了一个法阵,高声念动咒语,法阵放出一道蓝光,但随后便熄灭了,周围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怎么回事?”德伊兹主帅鲁道夫诧异的问。

波特懊恼的将手中的魔法杖朝地上一顿,咬牙切齿的说:“我在山谷外的魔法营地全部都被破坏了,我们没法利用传送术离开这里!”

四人面面相觑,都是一脸束手无策,突然伊塔利主将孔蒂叫道:“对了,我们有大炮啊!不过是些堵塞谷口的巨石而已,我们用大炮把它们炸碎不就行了吗?”

杜伦彻斯基、鲁道夫和波特闻言都是一阵惊喜,连忙催促孔蒂行动,孔蒂立刻向自己的部队下令,伊塔利炮兵们驾着马车拉着一门门沉重的大炮来到谷口,果然看到大量巨石堵塞了谷口,堆积高度达十米以上。

“瞄准那些石头,不要打到旁边的山崖,不然的话会有更多石头掉下来!”孔蒂向炮兵部队将领叮嘱道,伊塔利炮兵们立刻调整炮口,瞄准堆积在谷口的巨石,一声令下万炮齐鸣。

只听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大量烟雾从炮兵部队阵中升起,伴随着一阵惊叫声,十余门大炮接二连三的炮管炸裂,破碎的铁块呼啸着从士兵们头顶飞过,炮兵们惊叫着四散而逃。

片刻之后,硝烟缭绕的现场渐渐安静下来,士兵们小心翼翼的上前扶起倒地的炮兵,幸运的是这些炮兵们并未受到很大伤害,但都被吓得不轻,炮兵部队将领派人检查了大炮,结果所有的大炮都已报废无法使用。

束手无策的主帅们无可奈何的看着彼此大眼瞪小眼,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波特突然对三位主帅说:“为今之计,我们还有最后一个办法。”

三位主帅满怀期待的看着他,波特用手捋着白胡子说:“安东尼奥的父母现在在我们的手里,我们可以以此来威胁他,这也是我们原本带他们来这里的用意。”

他抬头扫视山谷两侧的悬崖说:“安东尼奥把我们困在这里,肯定会派部队来攻击我们,我们现在只需让部队养精蓄锐,待他派兵袭击我们的时候,我们把他父母在此的消息传递给他,要他放我们出去,不然我们就杀了他父母。”

说到这里,大魔法师的嘴角流露出一丝阴险的微笑,挥了挥拳头说:“如此一来,这个难题就扔给了安东尼奥,我们只需要以逸待劳即可!”

三位主帅听后都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于是一口答应下来,波特让他们将部队列阵,厄鲁斯军队和德伊兹军队护卫两翼,伊塔利部队位于中心位置,法师塔的魔法师们在山谷的最深处,将安东尼奥的父母严加看守。

一转眼天已大亮,疲惫了一夜的联军士兵们大都进入了梦乡,太阳从山谷上方洒落下来,照射在联军营地中的士兵们身上,暖意融融的太阳将还在站岗的哨兵们也晒得昏昏欲睡,一个个倚靠在同伴身上进入了梦乡。

山崖上,罗格和凯瑟琳悄悄地探出了头,两人环顾着山谷下方连绵不绝的营地中,倒伏遍地酣睡的士兵们,罗格从身上摸出了一支雪茄点燃,对身旁的凯瑟琳笑道:“如果现在安东尼奥派出部队,你猜这支联军还能有多少人活着?”

凯瑟琳庆幸的笑了笑,俯看着下方寂静的军营说:“幸好,那并不会成为现实,但是……”她欲言又止的看了看罗格,低头忧心忡忡的陷入了沉默,罗格看了看她的表情,对她的担忧已经了然于心。

他转身向谷口的方向走去,凯瑟琳轻手轻脚的紧跟上来,罗格一边走一边吸着烟,轻声问身后的凯瑟琳:“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等到我们救出了安东尼奥的父母,又该拿这些人怎么办?”

凯瑟琳赞同的向他点了点头,期盼的望着他希望他能说出什么已然在胸的计划,但罗格却无奈的耸了耸肩说:“这的确是个麻烦的事情,目前来说我还没想好该怎么解决。”

他回头看了一眼凯瑟琳失望的表情,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过别担心,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我们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也许到那时候我们就有办法了呢?”

说到这里,他轻轻的晃了晃脑袋,将趴在他脑袋上呼呼大睡的小毛球摇的醒了过来,只听罗格说:“这方面,我们得向小坏鸟学习,她从来不担心未来的事,先顾着眼前的好吃的和懒觉就好了!”

“打扰我睡觉的人都会倒霉的!”小毛球懒洋洋的挥了挥小翅膀抗议道。

“比如呢?”罗格挑逗的扬起头问。

还没等小毛球答话,只顾扬着脸的罗格一脚踩在一块石头上,脚下一滑向后跌了个仰面朝天,小毛球从他的头顶上飞起来落在凯瑟琳的肩膀上,幸灾乐祸的扑腾着小翅膀蹦跶着叫道:“大坏狼,遭报应咯!”

“你果然有乌鸦的血统!”罗格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揉着摔痛的腰瞪了她一眼说:“小乌鸦,乌鸦嘴!”小毛球不理他,继续在凯瑟琳的肩膀上幸灾乐祸的乱蹦,凯瑟琳和莫妮卡忍俊不禁的捂着嘴偷笑。

突然,山崖下的联军营地中传来了一声大叫:“谁在那里?是谁在大喊大叫?”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镇江市第三人民医院
江苏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西安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石家庄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是那个
友情链接